Coming soon

標籤: 香港

展覽

深水埗展出百多位長者生命故事 回顧最好的時光

「懷緬過去常陶醉,一半樂事,一半令人流淚。」當人生到了某個時刻,大概就會開始不自覺地想起許多往事。當中可能是自己奮鬥大半生取得的成就,也可能自己一輩子裡幹過的種種荒唐事;或許是對某句說錯的話依舊耿耿於懷,又或許是早已看淡了所經歷的悲喜。精彩的是無論是誰,都有他獨一無二的生命故事;可惜的是,很多時候箇中的燦爛也只有自己知。

所幸,過去兩年,由資深傳媒人鄭美姿和李鸝成立的「Time Capsule 時光」團隊,走訪了上百位60至99歲的長者,透過影片、錄音、文字,將一個又一個生命故事記錄下來,並將所得內容整理、策劃成展,才讓一段段「最好的時光」能夠呈現在大家眼前。

資深傳媒人鄭美姿(左)和李鸝(右)成立「Time Capsule 時光」團隊,走訪上百位60至99歲的長者,記錄他們的生命故事。

小故事編織出大時代脈絡

展覽主要以幫受訪長者撰寫的生命故事書和相冊為主。展廳掛滿一幅幅定格在美好時光的相片,這些都是受訪長者們珍藏一輩子的寶物。而相片旁則是節錄生命故事書中的文字,訴說著一段又一段見證時代的經歷。「我們也有將不同的故事分類展出,譬如有些故事的歷史性會比較強,通常與那個年代的歷史事件有關;有的是關於當年移居香港的經歷或日常生活的故事;有的則是關於友情、愛情的故事。」鄭美姿一一介紹起展出的相片與文字。

相片和文字旁都有一個編號,而編號則是對應著陳列的展場中央的一本本生命故事書,大家可以從中選上一本,即場翻看。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有很多,譬如故事編號003,受訪者在15歲那年和同學回大陸玩,結果剛好碰到韓戰導致中國鎖關,一群人只能滯留在中國,直到再回到香港已經是30年後。又如故事編號066,受訪者一家八口在二戰時期被日軍禁閉在三灶島上,目睹日軍種種暴行,一家上下在戰爭中苟延殘喘。有的講述九龍城寨的生活,有的回憶與情人一見鍾情的甜蜜。

每個編號應對這不同受訪長者的人生故事。
大家可以即場翻看一本本生命故事書。

鄭美姿補充,其實並沒有那麼多受訪者回憶得到那些重大的歷史事件,更多的是講述自己的成長、讀書、工作上的經歷。雖然如此,但是當所有的故事相互串聯時,到最後也反映出了整個時代的背景。以小見大,也是「Time Capsule 時光」創立時所定下的期望。

希望能夠將每位受訪者的人生經歷映出一個大時代的背景。

何謂「最好的時光」

有趣的是,當你翻閱過一本又一本生命故事書後,或許會發現,故事中的經歷似乎與「最好的時光」不大相符;書中更多的反而都是些壞事。「翻開來看最好的時光,裡面都是有血有淚的故事。」鄭美姿看向這個充滿深意的展覽主題而感概道。很多時候,只有在經歷了很多最壞的事情,才會明白甚麼是最好的時光,只是一切可能已經過去。更感概的是,原來很多人一生的故事,在短短幾小時的訪問中、在十幾頁紙的文字中就已經說完了。

一切或唏噓、或無奈、或還是以歌詞作結,「常見明月掛天邊,每當變幻時,便知時光去。」

現場設有留言區,大家也可以在這裡留下屬於自己最好的時光。
不同設計的「打卡用」相框。
現場也有不同展覽主題紀念品。

「最好的時光」展覽

日期:即日至9月21日
時間:12:00—19:00(逢星期二休息)
地點:深水埗大南街186號合舍

Photo:Vincent、受訪者提供

展覽

香港被遺忘的街頭風景 藝術社群以Pixel風格重現珍寶海鮮舫/裕民坊

總是邁著匆忙步伐、追趕社會節奏的我們,大概很久沒有細心觀察過我們所身處的這個地方。然後可能某次心血來潮的故地重游,又或者看到那些突然的逝去,才模糊想起小時候記憶中的景象。那是充滿人情味而又繁華的夢幻時光。為了保留這些美好的日子,不少人也都費盡心思。就像「香港街道所HKSC」,他們希望捕捉這座城市獨特的文化和個性,便以Pixel風格重現香港街道風景,並儲存在網絡世界。而這一系列的創作近日也在Whatever. Coffee展出,盼能藉此喚起群眾對身邊事物的關注。

「香港街道所HKSC」以Pixel風格重現香港街道風景。

在「香港街道所HKSC」的作品中,大部分都是以香港的著名地標為主,如維多利亞港、裕民坊、廟街等。讓大家能看到這些熟悉的地方在一格格Pixel風格作品中的模樣,看上去似乎如兒時記憶般模糊,卻一眼就能認出來。而且這些展品也不僅僅是畫作,也有的作品是以積木一粒一粒砌成,呼應著繁榮的城市是由人們攜手一步步所建立。

展品中除了畫作外,也有以積木一粒一粒砌成的作品。

交通工具亂入各區 諷刺城市無情的發展

充滿心思的作品除了還原場景外,「香港街道所HKSC」也在部分作品中加上了想像元素,令各種交通工具出現的不同的地方。譬如在維港出現的珍寶海鮮舫、在裕民坊馬路上騎牛、還有停泊在竹篙灣前的雪糕車,這些超現實的想像有趣之餘,其實也反諷著城市過於無情的發展。在作品《沉沒成本》裡,有本不會出現在維港的珍寶海鮮舫,曾經的輝煌與今日的璀璨看似能夠完美融合,奈何現實卻是舊日的美好沉沒在無情的繁華鬧市中。而在作品《I go to school by cow》中,正在重建的裕民坊前,竟然出現了騎牛的人。只是細想之下,在重建發展的步伐前,騎在新界牛上的我們與一眾老店都趕不上變化,曾經的特色、人情味,只剩下「倒模」式的大廈。

作品《沉沒成本》,將曾輝煌的珍寶海鮮舫駛至璀璨的維港。舊日的美好抵達繁華鬧市,卻淹沒在無情的城市中。
作品《美味無味》,想像在竹篙灣前停靠的雪糕車,當童年回憶遇上成年陰影。
作品《I go to school by cow》,描繪重建的裕民坊。在新界騎牛的我們和一眾老店趕不上變化。

【香港街道所HKSC】展覽
日期:即日至6月30日
時間:11:00 – 18:00(逢星期一休息)
地點:深水埗大南街172號B地舖Whatever. Coffee

Photo:由主辦單位提供

攝影

天文台3小時錄得12000多次閃電 攝影愛好者捕捉各區震撼氣象美景

在拍攝眾多自然景觀當中,拍閃電或許是最令人驚喜的。今日黎明時分,一道道閃電劃破長空,隨之而來的是巨大雷響;相信不少人都在睡夢中被雷鳴驚醒。雷暴期間電閃雷鳴,更有流傳影片拍下住戶單位被雷擊中的一刻,觸目驚心。而在不同地區,也有許多攝影、天文愛好者,紀錄下了各區的閃電現象,拍下了震撼、絕美的瞬間。

許多攝影、天文愛好者,在不同地區拍下了震撼、絕美的閃電景象。(相片授權:Chung Ming Lee)

拍攝方法:以處理星軌軟件合成

這些愛好者中,有不少也是被雷聲驚醒,才發現這可貴的拍攝機會。住在荃灣西的攝影愛好者Cable就是其中一個,醒來後見到雷電交加,便馬上拿起相機捕捉眼前的景象。Cable前後用了大概一小時拍下了300多張相片,而他的其中一張作品,便是在這300多張相片中,挑選了17張,然後用處理星軌的軟件合成了一張震撼的荃灣西閃電美景。

有荃灣居民在300多張相中挑選出17張,疊合出荃灣西閃電美景。(相片授權:Cable Lung)

提前做好拍攝準備

當然,也有提前就做好拍攝準備的愛好者。就好像Carlo,他在雷雨到來前就擬定好了拍攝地點,等待時機一到,便出發去捕捉閃電。在此之前,Carlo就已經開始研究天氣的變化,從而預計即將到來的高溫觸發雷雨。之後在看到天文台預測狂風雷暴的時間以及進入香港的範圍,得知這次閃電主要大概在香港西面後,Carlo就帶上攝影器材,動身前往拍攝。而最後他將捕捉到的閃電照片,選出13張,疊合成了其中一幅雷電交加的絕美風景相。另外大家也要記得拍攝注意安全,留意天氣變化及環境安全,盡可能在家中拍攝,不要冒險到高處,若要到戶外拍攝,也避免站在天台與空曠地方。

事前做好拍攝準備的Carlo,今年已嘗試拍攝多次。這次終於有幸遇上閃電,捕捉到雷電交加的絕美風景。(相片授權:Carlo CK Yuen)

12000次閃電次數 18年來排第四位

由今天凌晨4時至早上7時期間,天文台就在全港合共錄得12000多次雲對地閃電次數,是2005年有紀錄以來的第四多。這次閃電的頻率如此之高,原因便是受強烈熱帶風暴「瑪娃」影響,連日的高溫觸發雷雨,從而帶來雷電交加的天氣。也因為這次閃電的頻率高,所以很容易便能捕捉到滿意的畫面。有趕著上班或照顧小孩上學的攝影者表示,在匆忙間也能拍下震撼的閃電畫面。

有人趁上班前的空檔匆忙拍攝。(相片授權:Kelvin Kwan)

各區拍攝到的閃電情境:

尖東。(相片授權:Chung Ming Lee)
青衣。雖然眼見只有一條閃電,但同一位置連續被雷擊了三次。(相片授權:Kelvin Yam)
大帽山。(相片授權:Henry Chan)
沙田小瀝源。(相片授權:Henry Chan)

何文田。(相片授權:藍雨洋)

相片授權:Facebook@ Cable Lung、Carlo CK Yuen、Chung Ming Lee、Henry Chan、Kelvin Kwan、Kelvin Yam、Ken Lam、藍雨洋

香港匠人

子承父業琢玉成器 當傳統玉藝遇上新穎設計

談及玉器,在不少人眼中就還是一種傳統的飾物,稍有瞭解的或許還會懂得玉器背後蘊含的各種諸如平安、健康、美滿的寓意。小時候,家中的長輩總是會不知從哪裡拿出一件玉墜著我們戴上。玉墜款式有很多,有靛的、有綠的,也有的甚至還繫上一條顯眼的紅繩,他們會小心地著你戴好。只是心甘情願戴上的小孩卻沒幾個,不是覺得礙事,就是嫌其老土。

從小就對著玉器的談浩然(Eddy)也不例外,就算有玉石工匠爸爸(談洲生)親自雕琢,Eddy也不願意戴玉。不過,玉石的美畢竟也包含著歲月的沉澱,長大後的Eddy漸漸地接受玉器,更接過爸爸遞來的玉石與工具,在體驗玉藝的過程中,找到了玉石的美。子承父業的故事背後,也是一段父子師友情。

兒子談浩然(左)和爸爸談洲生(右)一起設計玉器飾物。

13歲學師 雕刻玉器至今近50年

故事的開始,是剛讀完小學的談洲生,在親戚的介紹下,來到一位玉藝師傅門下學習玉器雕刻。對於一個年僅13歲的小孩來說,那段學藝的日子並不好過。嚴厲的師傅不說,剛入門的他還要一直做著「下欄」的工作,準備好素材供同門的七、八個師兄作雕刻。這些重複的工作不但枯燥,同時也伴隨著危險。整天對著鋒利的鐵具切割、打磨,稍有不慎便會削到手指。談洲生還深深記得當時自己的十個指頭幾乎長期都纏著膠布,一度想放棄的他,就因為家人的一句話:「你只讀完小學,出來還能作甚麼?」,談洲生也就繼續拿起玉石,埋頭拋磨。「至今也有47、48年了。」而那塊原玉,也逐漸磨成了花。

年僅13歲的談洲生,當年在親戚介紹下拜師學起玉器雕刻。

四年過去,談洲生滿師。17歲的他離開師傅,做起了玉石批發生意,而玉器的雕刻工場,就設在家中的一間房內。那是香港玉器行業仍然興盛的日子,訂單多時,談洲生便會教女朋友雕刻技巧,兩人一起完成訂單。後來,女朋友成為了談太;再後來,做了十多年的批發生意也因過度開發的玉石「白地青」不再供港而停止。兩人索性找了一處街檔,做起玉石零售,賣起談洲生一雙巧手下各種別緻的雕刻,經營至今。

17歲的談洲生滿師後,便做起玉石批發生意。更在家中設置玉器雕刻工場。
隨著玉石停止供港,談洲生夫婦索性找了一處街檔,做起玉石零售。

長沙灣的精美玉石檔「恒裕玉器」

早上9點半後,只要路過長沙灣永隆街,就會看到這裡掛著一個醒目的「玉」,那便是「恒裕玉器」的舖位。和大部分的玉檔(以白、綠色為主的傳統款式)不同,這裡陳列的玉器色彩繽紛,款式更是精美多樣。有花、有扇、有蝴蝶,全憑談洲生多年得來的技藝。

每天早上9點半,「恒裕玉器」便會開舖。
舖中陳列的玉器色彩繽紛,款式更是精美多樣。

比起做批發時流水式地雕刻相同的款式,他更喜歡現在能夠隨意發揮,配合顧客的口味,雕琢出精緻的花樣。因此街坊也都喜歡上前揣摩欣賞,更有熟客長年都來討教。年復一年,一個小小的玉舖,就這樣養活了一家四口人。

多年得來的技藝和對玉石的瞭解,使談洲生的玉石雕刻更是精美。

子承父業的契機 源於談洲生的一場大病

同樣是小時候,小時候的談浩然(Eddy)對於爸爸造玉的印象就一個字,「嘈」。他也沒有走進過爸爸的工作房,也沒有到店舖幫忙,在他看來,大概也不會有機會接觸到玉藝這回事。後來在大學修讀產品設計的Eddy,屢獲設計獎項,更令他打算畢業後就從事產品設計的工作。而使Eddy有機會拿起砣具,雕琢玉器的契機,其實是源於爸爸的一場大病。那段時間,對Eddy來說非常「嘈」的工作房突然沒了聲息,看著房裡擱置的器具和原石,Eddy才開始萌起承繼爸爸手藝的念頭。

一場大病,令運作的玉石工場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適逢當時要完成學校的畢業展覽功課,而這份功課也將決定自己日後在設計行業的發展。Eddy左思右想,最終把心一橫,放棄了產品設計,取而代之將爸爸的玉藝融入珠寶設計中,「當時覺得,如果不趁這個機會的話,就再也沒有這樣的創作空間了。」後來,Eddy以這份畢業功課為雛型,創辦了「小玉舍」,用新穎的想法,以銅襯上傳統玉器,搭配出新風格。

Eddy擅長金工,在工作室中有各式各樣的金屬加工機器。


就這樣,Eddy跟起了爸爸學師,漸漸地在嘗試玉藝的過程中,體驗到的造玉的滿足。對於Eddy願意嘗試造玉,談洲生有說不出的開心,想起小時候那個連玉器都不戴的孩子,如今就坐在自己面前專心地磨玉,他更是迫不及待地想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只是比起自己當年的刻苦耐勞,現在則是要想辦法讓Eddy感興趣。

見兒子願意嘗試玉藝,談洲生有說不出的開心。
他迫不及待地想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

父子檔經營玉飾品牌「小玉舍」

大病痊癒後的談洲生,除了繼續打點「恒裕玉器」,也會和Eddy一起經營「小玉舍」,父子檔一起設計各種創新的玉器。有趣的是,談洲生起初並不看好兒子的設計,他覺得Eddy「方」、「薄」的設計與傳統玉器風格相差甚遠,未必會有人喜歡。然而這種設計卻被年輕人買去,談洲生也笑說,從那一刻起兒子就成了自己的老闆。平日裡,他有時也會喚Eddy做「老細」,只要是Eddy想好的設計,他都能以嫻熟的手法雕刻出來。

父子兩人經常會討論玉石的設計方向,被市場說服的談洲生更不時稱Eddy作「老細」。

如今,「小玉舍」主要設計適合年輕人配戴的戒指、頸鏈、鈪等玉石飾物。飾物稜角分明,以簡約、靈巧為主。父子兩人也常常一起討論玉石的設計與可行性,過程中也很少出現摩擦,反而兩人還能從中得到不少益處。譬如爸爸能從Eddy新穎的設計中獲得靈感,從而放進自己的玉器雕琢中,「做設計的人一定需要互動,互相啟發才不會被困在框內。」;而Eddy也能爸爸的建議中理解更多工匠手法上的技巧,對自己本身在做的金屬加工也有很大的幫助。

「小玉舍」主要設計適合年輕人配戴的戒指、頸鏈、鈪等玉石飾物。

在經營「小玉舍」的這段日子裡,父子兩人也遇過不少難忘的事。如兩人為了設計一部觀賞玉石之美,如顯微鏡般的《玉儀》,要製作儀器中那薄至1毫米的玉片就考起了四十幾年經驗的爸爸。兩人也有遇過一位客人,拿著一件碎掉的玉鈪,想要修復它。細問之下,玉鈪是親人留下的,因此客人想要修復這件對他來說非常有意義的鈪。後來在與客人討論後,配以銅器,將舊鈪修復出了新樣式。

藝術裝置《玉儀》設計圖。

不論是這位客人的故事,還是這對父子檔之間的故事,又或是此地的玉業、此地的故事;傳承下去的都是情感與回憶,任憑周遭如何改變,總有一份情不變。如玉般,在歲月裡仍是晶瑩。

Text:Vincent
Photo:陸羽、受訪者提供

藝文創意

第4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率先公布! 91歲胡楓獲頒「終身成就獎」

香港電影金像奬將於4月16號星期日晚舉行,今日便率先公布兩項殿堂級榮譽獎項,其中包括「終身成就奬」得主「修哥」胡楓先生! 修哥自1953年出道後片約不斷,縱橫藝壇七十載屢創演藝紀錄。金像獎專訪中談到「怎樣為之一個好演員?」修哥說「好演員要準時,導演要求的都要做到足,不怕辛苦、不怕捱夜、不怕蝕底!」短短的答案濃縮了修哥70年演藝工作的經驗,份量十足!

另一項榮譽「專業精神奬」頒予兩位資深影評人羅卡先生及石琪先生,表彰他們超過半世紀為香港電影壇作出重大貢獻。

出道即擔任男主角

胡楓本名胡繼修,圈中人暱稱「修哥」,他自1953年出道後即片約不斷,縱橫藝壇70載屢創演藝紀錄。七十年前,胡楓中學畢業剛剛一年任職文員時,他到大成電影公司應徵當演員,翌日即接獲通知,被取錄當上男主角,首部擔綱的電影是愛情喜劇《男人心》(1953),可說是「群星拱照新人王」,合演的都是當時得令的紅星,包括「花旦王」芳艷芬、「丑生王」梁醒波等。

修哥早年主演的電影女主角包括芳艷芬、白雪仙等,而羅艷卿、鄧碧雲、于素秋、吳君麗、白燕、小燕飛等當時得令女星也曾飾演過他的愛人,到六十年代,陳寶珠及蕭芳芳均曾與修哥搭檔。除了女明星,修哥亦曾與不同男明星拍檔,經典喜劇《難兄難弟》(1960年)中他就與謝賢合演舊同窗兼「死黨」,令他被冠以「百搭小生」美譽。

曾參演超過百部電影

修哥入行後,為自己取「楓」字為名,70年來在娛樂圈中一直「長紅」,演出超過百部電影,至今依然活躍,深受不同年齡的觀眾愛戴。修哥曾參演超過百部電影,上世紀50至70年代的粵語片一線女主角幾乎都曾跟他合作過。

當年港產歌舞片興起,舞藝精湛的修哥曾與蕭芳芳合演跳舞場面駕輕就熟,自此有「舞王修」之美譽。他雖然從未出版過個人唱片專輯,卻多次於香港體育館(紅館)開個人演唱會,去年九旬高齡仍然在紅館台上又唱又跳。

專業精神獎得主:羅卡先生及石琪先生

羅卡(左)及石琪先生

羅卡 研究及紀錄香港電影

羅卡本名劉耀權,人稱「卡叔」。他於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加入《中國學生周報》主編電影版,介紹世界電影潮流與電影理論,評介冷門的外國藝術電影,同時對本地國、粵語片的動態亦有所關注。早在「香港國際電影節」成立之初,羅卡已有份參與籌劃節目,到了九十年代他正式為「香港電影回顧」部分任節目策劃及編輯。2001至2005年間,羅卡為當時成立不久的「香港電影資料館」擔任節目策劃,舉辦了一連串回顧節目,拓闊觀眾對香港電影歷史的認識。

羅卡歷年來編著有關電影研究的作品,是他個人在不同階段的文字紀錄與反思。他多年來亦參與製作一些跟電影、文藝歷史相關的紀錄片,而最新與王茵茵合導的《聲影路》(2022),更是他個人的生平回憶。

石琪 六十年來一直振筆疾書

石琪,原名黃志強,十七歲時投稿電影版被退回,卻收到羅卡回信,鼓勵繼續寫作。石琪自言「這封信影響了我的一生」,由此開展其影評生涯,六十年來一直振筆疾書,每日一篇,從不間斷,堪稱香港影評界的健筆。

石琪每天看戲寫評論,廣泛涉獵古今中外不同類型的電影,為其他報刊撰寫影評。他曾參與「香港國際電影節」、「香港電影資料館」等種種電影文化事業的建設,評論時保持一貫公允持平立場,深得電影業界與讀者的尊重。筆耕超過半世紀,隨着報章影評專欄式微,石琪與時並進,改為網媒撰文,至今依然在個人網上平台「石琪影藝談」以通俗淺白、生活化的文筆與大眾讀者分享觀影心得。

Text:Twinkie
Photo:香港電影金像奬 Hong Kong Film Awards

展覽, 懷舊, 藝文創意

歲月回憶 回到19世紀的中環雲咸街

你能想像香港開埠初期並無太多花樹,貧瘠的山間只有矮小灌木叢和蕨類植物嗎?而今日我們所能看到多樣的果樹和花卉,有不少都是「移民」而來。它們起初為私人花園中的栽種,後繁衍至香港各處,成為你我身邊日常的景緻。這座在開埠初期如同綠州的花園名為格林堤園(Green Bank),位於1842年開通的雲咸街,這裡連接同期開通的皇后大道中和荷李活道,與後來的蘭桂坊亦只有一街之隔。

藝術家謝淑婷於雲咸街Wyndham Social舉辦展覽「生,存,在」,重現19世紀的雲咸街。

時過境遷,這裡早已不是當年繁花似錦的模樣,酒吧、商廈、熙攘的人群逐漸湮沒了雲咸街久遠的過去。不過有位藝術家,在多年後的今天,於格林堤園原址舉辦展覽,還原雲咸街的歷史,結合藝術家的創作與佈置,重新為這煩囂的空間帶來一處寧靜的綠洲。由即日起至3月27日,本地藝術家謝淑婷(Sara)在雲咸街Wyndham Social舉辦籌備了一整年的展覽「生,存,在」,除了展出在籌備過程中尋得的雲咸街歷史和秘密,也有她以個人經歷和感受所做的創作。

本地藝術家謝淑婷(Sara)在雲咸街舉辦展覽「生,存,在」,展出在籌備過程中尋得的歷史,也有她個人經歷的創作。
展覽原址曾是曾是雲集過百種外來植物花卉的私人花園格林堤園(Green Bank)。
如今香港所見的鮮豔花卉,不少是外來引入。
各種「移民」而來的動物的前世今生亦會在展覽中詳細介紹。

19世紀的園藝花園格林堤園(Green Bank)曾是雲集過百種外來植物花卉的私人花園,不僅有細葉榕和印度橡樹等大樹,更有各式各類的果樹、花卉,桂花、蘭花、茶花和玫瑰等均栽種於此。當時若想引入新品種,也都會把它帶到這個花園中。除了植物,自然也有各種「移民」而來的動物。像是如今偏愛在高樓簷篷築巢的岩鴿,當年也是跟隨英葡商人來港。又如瀕臨滅絕的極樂鳥,傳說中「無腳的雀仔」也曾到訪過香港。

面向街道的窗上裝上印有19世紀雲咸街的影像,與現存位置剛好重疊。地上以桂花及白石勾勒的邊陲剛好是雲咸街與蘭桂坊的交界。
Sara舊工作室棄置的木窗框,部分已破碎的海棠壓花玻璃被瓷片修補。

這些來過後紮根或離開,住下後改變或消失的過程,都是Sara在籌備展覽時一直在探討的狀態。繁花不再的雲咸街、面臨清拆的母校,以及逝去的親人。探索消失歷史和秘密的過程中,也是Sara對回憶的重塑。所以展覽中Sara也將自身的經歷放入藝術創作中,她找來舊工作室棄置的木窗框,用瓷片修補部分已破碎的海棠壓花玻璃後放於雲咸街與蘭桂坊交界的窗前,再用桂花和白石勾勒出兩地的交界線。藉「修補」重現歷史。Sara也重返即將清拆的小學母校,透過拾得的樹葉製成陶瓷,述說面對消失褪色的無力感。而Sara最深刻的作品,是用針線縫合花與媽媽、大家姐、二家姐和三家姐的故事:「有的作品現在已經做不到了。」不管事是花、或是人,面對消失,也只能如此。

Sara在面臨清拆的葵涌公立學校裡拾得落葉製成陶瓷。
Sara最深刻的作品就用針線縫合花與家人的故事。
藝術裝置將地圖切割成片,於另一側投影。意為詰問掌權者控制土地的用意。
受1891年跑馬地一個熱氣球表演啟發,Sara把燈設計成熱氣球,燈罩上的船型陶瓷作品對照香港的變遷。
聚居的蜜蜂離開了,遺下只有蜂巢。展覽中的每件作品都是對消失、離開的反思。
Sara在展覽的牆上寫下一段感受,這段話在展覽結束後將會被抹去。

「它們不是消失,就是即將消失;不是即將消失,就是改頭換面。」Sara在展覽的牆上,寫下這段話,隨著展覽的結束,它也終將消失。

《「生,存,在」謝淑婷個人展覽》

日期:即日起至3月27日
時間:早上11時至晚上9時
地點:中環雲咸街33號地下
預約導賞:網站

Photo:由主辦單位提供、Vincent

藝文創意, 藝術

【口罩令取消】 德國插畫家曾以口罩創作詼諧作品 調劑疫下生活亦反思社會問題

還記得疫情初期為了口罩四處奔波,甚至花近千元買上一盒口罩的日子嗎?原來那時至今已經過了三年。三年過去,政府在今日宣布,實施近三年的口罩令將於明天(3月1日)取消,意味著明日之後,那些強迫與口罩朝夕相處的日子也將畫下句點。雖說如此,仍是有不少人表示會繼續配戴口罩,出於衛生、出於某些便利、又或出於習慣。無論如何,大家終於可以自行決定要否配戴。

的確,三年的時間早已讓口罩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口罩的款式也是層出不窮,甚至會有藝術家將口罩作為靈感用於創作。就像德國插畫家Steffen Kraft(ICONEO),就曾用口罩創作出了一系列趣怪的作品。當中有文藝的創作、有對生活的紀錄、更有他擅長的對社會議題的嘲諷。既有趣,又引人深思。

Steffen Kraft(ICONEO)以口罩為主題的部分作品中,有不少是直接將口罩作為創作的部件,再依口罩的特性聯想出不同的場景。譬如將口罩繩當作窗框、吊床、意粉、鞦韆等事物,創作出不同的文藝、生活場景。又或者會將藍色的口罩延伸成河流,呈現在創作之中。

當然,Steffen Kraft(ICONEO)最擅長的便是在作品中陳述社會、環境等重要議題。透過簡單的畫作、以及詼諧的表達手法,將社會當下的議題融入創作中,讓你在產生共鳴而笑的同時,也會反思作品背後所反映的社會問題。

其他作品:

Photo:IG@ iconeo

展覽, 藝文創意

建築師以畫作「日記」 展出速寫繪本 紀錄消逝日常

漫步城市,找一處心儀的地方駐足欣賞。有人拿出相機,將風景存於相簿;也有人拿起畫筆,將景色勾勒在畫冊。後者於街頭作畫,有時卻能捕捉到更多的細節與故事。建築師Vanessa在8年前開始接觸速寫,隨後速寫本便成了她的「日記」,紀錄著她在城市駐足的每個角落。8年後的今天,她將展出這一本本「日記」,任君翻閱。當中有異地的風光景致、有只屬於我城的特色、亦有正在消亡或早已消失的空間。

建築師Vanessa在8年前開始接觸速寫,將畫作當「日記」,紀錄生活所見。
「日記」中有只屬於我城的特色、亦有正在消亡或早已消失的空間。

Vanessa從小在爸爸的影響下便非常喜歡畫畫,就連後來成為建築師,也只是單純地因為喜歡畫畫。只是一向都在畫素描、油畫的她,對速寫並沒有多大的興趣,畢竟在街頭作畫的方式跟以往的創作完全不同。後來在朋友的極力邀請下,Vanessa才硬著頭皮嘗試街頭速寫,而這一試就讓她完全迷上速寫,「我是一個比較心急的人,比起以前兩個月都畫不完的一幅畫,速寫帶給我很大的滿足感。」

Vanessa的第一幅速寫畫作。
迷上速寫的Vanessa出門都會帶上作畫工具,以便隨時紀錄。

自此,Vanessa出門都會帶上作畫的工具,以便隨時看到想紀錄的事物時,都能立刻畫下來。從8年前速寫本中的第一頁開始,她不知不覺寫完了四十幾本「日記」。其中有海外遊記,紀錄了不同旅程中的風景和美食;有本地遊記,記下特色的茶餐、繁忙的街道、老舊的店鋪;也有這些年來共同經歷過的事。「等自己七老八十再翻看的時候,都會記得畫中的情境。特別是有很多地方日漸消失,更要趁現在能畫就畫下來。」Vanessa想將翻閱速寫本時的複雜心情和大家分享。

「日記」紀錄了不同旅程中的風景和美食。
「日記」紀錄了不同旅程中的風景和美食。
「日記」中有不少店舖,如今已結業。
那些城市中經歷的事。

Vanessa分享的除了畫作,還有作畫的故事,「和在家裡畫畫不同,速寫會與現場的人互動,每一幅都有特別的故事。」譬如有圍觀的人會稱讚,覺得畫得很好;甚至有店鋪老闆會提供遮陽傘、凳、或飲品;也試過被人「問候」或趕走。Vanessa翻著速寫本,講著畫作背後的故事。

和其他創作不同,速寫要在現場找一個地方作畫,也會與現場的人互動。

被問及最難忘的故事時,她一時也答不上,只是看著眼前的一幅幅畫作笑說:「難忘的有很多。」就像曾有一個外國人拜託Vanessa畫一間餐廳,幫忙送給在餐廳工作的女朋友。或像早期二人限聚令時,她在餐廳的另一桌畫出老公和女兒同桌的畫面。甚至還有一些忘了帶畫紙而用餐廳餐墊紙作畫、或是只完成一半的畫作,都有在展覽中展出。

忘了帶畫紙而用餐廳餐墊紙作畫。
速寫本中也會貼上現實的物件,翻看時有更多的回憶。
因自覺畫得不好而放棄的作品。

漫步城市,找一處心儀的地方駐足欣賞。有人拿出相機,也有人拿起畫筆。Vanessa的目標是能夠畫滿100本速寫。當中有他城的風光景致、有只屬於我城的特色、亦有正在消亡或早已消失的空間。

「Peek A Sketch Book」速寫繪本展覽

日期:即日至3月4日

時間:星期一至五,10:30-18:30(Lunch hour 13:30-14:30);星期六、日,14:30-18:00

地點:牛頭角勵業街9號同利工業大廈6樓

部分時間有其他活動進行,參觀前可先致電27803880查詢

Photo:IG@vansketcher、Vincent

18區

觀塘海濱30組橋墩巨型壁畫 呈現港人集體故事

最近大家在經過觀塘海濱時,有沒有留意到繞道橋墩上新添了不少巨型壁畫?而壁畫上的內容又是否有你熟悉的故事?原來從觀塘海濱發現號01場至海濱公園一帶的橋墩上,近日就噴上了「城市藝裳設計比賽 – 飛躍天橋底2.0」勝出團隊梁安裕和龍曉琳的得獎作品,用30幅畫作講述了九龍東由宋朝發展至今,不同年代下,不同行業的人物故事。讓大家能在散步欣賞斑斕的壁畫之餘,也能透過當中記述的工作和生活百態,重新認識這個地方的歷史和趣事。

「城市藝裳設計比賽 – 飛躍天橋底2.0」勝出團隊龍曉琳和梁安裕用30幅畫作講述九龍東由宋朝至今的行業發展。

創作團隊的建築師梁安裕(Derrick @onu.arch)和設計師龍曉琳(Annie @is_nice_studio)用大量時間搜集研究社區歷史資料,並將搜集來的歷史趣事整理成一幅幅畫作。南宋時期的鹽業;五六十年代的造船業、製造業;如今的金融、設計、文化藝術產業等。紀錄下來的,都是九龍東發展的見證。

30幅畫作講述了九龍東由宋朝至今的行業發展。
30幅畫作講述了九龍東由宋朝至今的行業發展。
團隊用大量時間搜集研究社區歷史資料。
如何在橋墩上呈現畫作亦是一大難題,最後採用3M™️高質噴畫物料方案。

壁畫的開始,是一個拿著鹽耙的工人。相傳「觀塘」的本名「官塘」就和鹽業有關,此地因南宋時期獲朝廷政府設置官方鹽塘而得名。再來就是香港一代人的集體回憶「穿膠花」,也是行業發展歷史上必述的一環。之後又怎可缺少觀塘海濱的重要地標,見證當地發展逾半世紀的九龍麵粉廠。一個又一個行業的拼搏,走到今日的九龍東。

相傳「觀塘」的本名「官塘」就和鹽業有關,此地因南宋時期獲朝廷政府設置官方鹽塘而得名。

「Lift Up九龍東」壁畫

地點:觀塘海濱步道發現號01場(九龍麵粉廠前)至海濱道公園
官網:了解詳情

Photo:由主辦單位提供

18區, 生活美學

屹立半世紀元朗地標 大同老餅家霓虹招牌告別

隨著時代巨輪的轉動,昔日很多事物都難逃被淘汰消失的命運。最近再有一個老香港招牌保不住,創立於1943年的大同老餅家,六十年代起開始掛上的兩層高霓虹招牌,是元朗地標之一。早前(26日)被發現已搭起棚架,有指會在日內拆卸,令一眾網民大感不捨。

創立於1943年的大同老餅家,其位於元朗總店外懸掛超過半世紀的兩層高霓虹招牌。
大同老餅家外,棚架上已有工人在工作。

招牌已搭起棚架 網民不捨說再見

七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霓虹招牌百花齊放,夜景夾雜着不同顏色的霓虹,代表了各行業的興起,亦是香港獨有的城市美學。但近年在屋宇署的新規例下無奈面臨拆缷,從前大家在社交平台上經常發現「大同老餅家」霓虹招牌的蹤影,之後恐怕要消失了。

保育團體「香港行跡」facebook群組貼出「大同老餅家」霓虹招牌搭棚的照片,留言「別了 元朗大同老餅家 霓虹招牌」。相中可見,棚架上有工人正在工作。帖文引來網民留言「安息」、「再見」等,紛紛表示不捨。

每日五點開燈的光景不再。

元朗總店獨有 兩款霓虹招牌

以賣中式唐餅聞名的大同老餅家,其元朗總店每逢中秋前夕便非常熱鬧,老店每年堅持傳統,門口會豎起保留舊香港特色的中秋牌樓,配合門外60年代起已懸掛的兩層高霓虹招牌,成為該店的生招牌,吸引大量老饕到場搶購月餅,門外排起長長的人龍。而4間分店當中,只有元朗總店會有掛上霓虹招牌,一共有兩個招牌,其中一個在唐樓的頂層,另一個橫伸在行人路上。橫伸的招牌為黃底、綠色邊,而店名則用傳統紅色的書法字體。

大同老餅家早在今年9月的中秋節前,已在Instagram預告,「大同老餅家」霓虹招牌即將更換,呼籲市民在它「離開」前拍照留念。店方當時又稱,元朗總店更換霓虹招牌日期仍在安排中,若有進一步消息會在官網公布。但目前店方Instagram和facebook專頁均未見公布拆卸招牌的消息。

Text:Twinkie
Photo:大同老餅家、IG@hongkongneonarchive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