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soon

標籤: 攝影

展覽, 藝文創意

捕捉圖書館微縮角落 書籍消毒機變烤爐!

說起微縮攝影,大家也許會想起日本攝影師田中達也,擅長運用生活物品與食材,結合微型公仔創作成有趣的場景!為慶祝香港公共圖書館60周年,在荃灣南豐紗廠舉行《圖書館再發現》攝影展,由本地攝影團隊B+2B四出捕捉圖書館微縮角落,或以館長選書的閱後靈感,加上不同的小型人偶以及各種日常生活小物件去建構微型場景攝影作品,迷你藝術創作愛好者不要錯過!

思考人生(攝於秀茂坪公共圖書館)
「未經反省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每天抽空靜坐一隅,享受獨處的樂趣,思考人生,細味生活每個故事。

「圖書館再發現 / 館長選書微日常」由攝影師閱讀館長選書後的反思作為靈感,建構成貼地的生活微型場景攝影作品,以深化對書中意境的體會。攝影師到訪調景嶺公共圖書館、油蔴地公共圖書館和秀茂坪公共圖書館,用心捕捉館內的各個微小角落,如館內裝潢佈置、書架材質、窗框裝飾、牆身顏色等等,再融入迷你小人偶和日常生活中會用到的物種作點綴,探索圖書館獨特之處。展覽將同時展出立體微型場景供大家打卡 ,並即場翻閱相關書冊,細味章節內容。展覽期間更播放短片 ,讓大家一窺微縮場景的幕後製作花絮。

健康一天由此起(攝於油蔴地公共圖書館)
一份健康的早餐提供每日所需,補充能量與營養,書本猶如我們的精神食糧,讓人增長知識,充實自己。
圖書館內的圖書紫外線除菌機金屬層架化為多士烤爐。

其中「健康一天由此起」作品中,曾出版飲食書籍的攝影師,發揮無窮想像力,把圖書館內的圖書紫外線除菌機金屬層架化為多士烤爐,配以多個充滿活力的運動造型小人偶,表達書本猶如一份健康早餐,補充我們每日所需能量與營養。

油蔴地公共圖書館
偶遇(攝於油蔴地公共圖書館)
人生的每次相遇都是一種緣分,在各自不同的生命軌跡上,能夠彼此相遇相知,亦是一種幸運。

香港人的舒爽 香滑奶茶中暢泳

港式奶茶和菠蘿油等茶餐廳文化是港人的貼地日常,卻是遊客眼中的香港發現。攝影師在「暢泳在香滑奶茶」作品中以奶茶化為大海,讓小人偶在茶色海洋中暢泳樂天倫,活現享受著一杯地道香醇港式奶茶的舒爽心情!

攝影師在「暢泳在香滑奶茶」作品中以奶茶化為大海。

《圖書館再發現》攝影展
日期:即日至25/11/2022 (星期五)
地點:荃灣白田壩街45號The Mills南豐紗廠1 樓
時間:12:30-18:30 (星期一至五);11:00-20:00 (星期六及日)

懷舊, 攝影, 藝文創意

時代的變遷 1950年代香港民生百態

同一座城市,在不同人眼中,可能有不同的魅力,而攝影大師鍾文略則以影像紀錄城市印象,喜歡捕捉街頭掠影,尤其鍾情拍攝普羅大眾的民生百態,在1963年的北角春秧街街市,鍾文略捕捉新舊兩代媽姐 (女傭) 相遇的畫面;在1959年的皇后大道中,攝影師記錄下菲臘親王訪港的情形;還有1957年的上環高陞街,一位頭頂著貨物的苦力緩慢走過。

最近由本地攝影平台「顯影」與推廣攝影藝術的Boogie Woogie Photography舉辦的攝影聯展《我城》(My Hong Kong, Part II),展出多位本地及外國攝影師關於香港的攝影作品,包括多幅鍾文略在1950及1960年代照片,透過他的鏡頭重現香港昔日面貌,讓人感受到時代的變遷。

在1963年的北角春秧街街市,鍾文略捕捉新舊兩代媽姐 (女傭) 相遇的畫面。
已故攝影大師鍾文略(1925-2018)

每位攝影師都有屬於他的香港故事,鍾情拍攝民生百態的攝影大師鍾文略,他的故事某程度上也是老一輩香港人的縮影,成長於抗戰時代,小學未畢業他便無奈停學,在農村種田及做木屐。二戰後,國內生活艱苦,1947年他隻身來到香港尋找工作,曾在戲院當美術廣告畫學徒,每逢新戲上映前將主角照片繪畫成大型宣傳畫。他任職灣仔東方戲院 (即現時大有商場),除了為戲院的新戲畫廣告宣傳畫,也試過畫街邊廣告牌、中秋月餅宣傳畫,因長期在戲院接觸到電影劇照及明星相片,鍾文略慢慢對攝影萌生興趣,更始料不及的是,日後他也有機會為電影明星拍攝照片。

鍾文略,上環高陞街,1957年。

曾繪畫電影廣告宣傳畫 攝影無師自通

那時的相機價值不菲,鍾文略與戲院同事儲錢幾個月,才買下一部西德Rolleicord相機加蔡司鏡頭,即使二人輪流拍攝,也玩得不亦樂乎。鍾文略在攝影方面算是無師自通,後來曾加入「香港華人文員協會」攝影組,跟隨攝影師麥烽學習攝影相關知識。那時他經常在黑房沖曬相片,一旦投稿後獲報紙刊登,還可利用稿費來購買菲林及相紙,儘管那時的生活捉襟見肘,但他仍堅持每天拍攝,試過不夠錢買相紙參加比賽,竟想到典當相機來墊付,幸好最後能成功贖回,某次比賽的冠軍獎品是一部Rolleicord vb F3.5相機,他終於無需與同事輪流使用相機。

出版多本攝影集

另一邊廂,鍾文略在離開電影公司後,1968年以自己名字創辦影室,從事人像、廣告攝影及沖印業務。1970年代開始,他逐漸減少在街頭拍攝,主力經營影室,直至1991年退休。人生最精彩的三十多年,可謂與攝影形影不離。退休後,他開始整理自己多年來在香港拍攝的風土民情照片,出版多本攝影集,並於1993年舉辦首次個人攝影展《鍾文略攝影展——香江歲月》。

而1950及1960年代的香港攝影界偏向沙龍攝影,普遍追求唯美光線與畫意風格,但鍾文略更喜歡捕捉街頭掠影,尤其鍾情拍攝普羅大眾的民生百態,他的照片也紀錄當時的社會現象,如搬運的苦力、雨中的人力車夫等,流露出他作為攝影師的人文關懷。

在1959年的皇后大道中,攝影師記錄下菲臘親王訪港的情形。
在1960年的中環德輔道中,行人在第二代歷山大廈前的十字路過走過。

在鍾文略的鏡頭下,捕捉平民階層的樸素生活,在1963年的北角春秧街街市,鍾文略攝下新舊兩代媽姐 (女傭) 相遇的畫面;在1960年的中環德輔道中,行人在第二代歷山大廈前的十字路過走過;在1959年的皇后大道中,攝影師記錄下菲臘親王訪港的情形;還有1957年的上環高陞街,一位頭頂著貨物的苦力緩慢走過。

灣仔莊士敦道,見到何培洋服及莊士敦洋服店。

今次的攝影展覽《我城》透過不同攝影師的鏡頭,共展出十二位本地及外國攝影師關於香港的攝影作品,他們分別來自香港、法國、日本、美國及英國,將香港昔日的面貌重現眼前,透過眾人不同的鏡頭及影像,訴說一個個「我城」故事。

My Hong Kong, 我城 (Part II)
日期:即日至11月27日
時間:2-7pm (星期五至日)
地址:黃竹坑道56-60號怡華工業大廈8樓A室

Photo:顯影授權

展覽, 攝影, 藝文創意

鄉郊變遷 消失中的新界北風景

有別於城市五光十色的高樓林立,人多車多,以前港島、九龍人對新界的印象,或許是綠油油的郊區或遍佈四周的流浪牛。建築師兼攝影師許慕義(Justin),自2021年起,便時常帶上相機走到新界北部及邊境地區,一開始是漫無目的地拍攝沿途所見,只是想從城市中片刻抽離,直到他遇上鄉村風景。

於新界邊境郊區中,可看到對岸深圳城市林立,形成強烈對比。反思這些矛盾景象與近年的變遷及土地發展,Justin 用鏡頭留下隱喻的新界北記憶。

被遺忘的歷史

「新界」(New Territories)是根據殖民時期簽訂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後,英方把租借回來的界限街以北,至深圳河以及大嶼山等香港附近200多個離島,作為「新租之地」,並稱為「新界」,隨著70年代後新市鎮相繼落成和農業式微,加上大量人口遷入,令市區與郊區的界線逐漸消失。

近年政府計畫發展新界古洞北和粉嶺北等地,新界北的發展令很多在這裡生活的人,亦將迎來巨大改變,Justin認為在新界靜謐而質樸風景畫的表象下,暗藏卻是不斷變遷,而現代化、古老的迷思及被遺忘的歷史相互交織,舊時的村落將被夷平為土地開發讓位,空置的祠堂暗喻了被遺忘的歷史,殘留的瓦礫與廢墟是那段被侵蝕的過去。

新界邊境郊區中,可看到對岸深圳城市林立,形成強烈對比。
在廢墟中只有雜草為伴的單人椅。
村莊拆遷後的瓦礫。

在這瞬息萬變的城市,我們有時也會反思,何為故土,何以為家?
今次Justin攝影集主題「界」 ,將超越其地理名詞的本義,轉而成為一段隱喻的風景,也是恆常變化。他透過作品思考自身與這片土地之間的關聯,就如停擺的時鐘,被遺落的紅色襯衣,村莊拆遷後的瓦礫。

在其中一張作品裡,一對對獅子石像背貼背地緊緊被圍困,其中部份面容更遭到破損。原本寓意平安辟邪的雕像亦自身難保,感覺被流落在地盤廢墟之中。

獅子石其中部份面容更遭到破損。原本寓意平安辟邪的雕像亦自身難保,感覺被流落在地盤廢墟之中。
看來新界牛會愈來愈「無碇企」。

在廢墟之中埋藏的,被遺忘的物件,但其實是一段記憶存在過的證明。

在攝影集《New Territories界》,Justin的鏡頭很多時都聚焦在邊境地區出現的棄置物,Justin希望在記錄以外,也給人想像空間,其中只撕到去年9月中的舊式日曆、在廢墟中只有雜草為伴的單人椅、寫上「香港」兩個字的抗議紙牌……這些物件為什麼會被棄置在這裡?物件的主人去了哪裡?以物件為拍攝對像,但想說的到底還是人的故事。

在邊境地區出現的棄置物。
只撕到去年9月中的舊式日曆。
早已停擺的時鐘。

香港國際攝影節衛星展覽 「New Territories 界」
日期:即日至12月28日
時間:早上11時半至晚上10時
地點:Kubrick Café

Photo:Justin Hui授權

攝影, 藝文創意

療癒心靈 日本夢幻花色卡帶

於七、八十年代大熱的卡式錄音帶,近年有復甦的跡象,不少著名歌手都紛紛重推了卡式帶專輯。然而,對日本攝影師Tomotaka來說,卡式帶除了能播放音樂,更是他的拍攝道具。他將當季盛開的花朵,包括春天的櫻花、秋天的波斯菊等的花瓣,放置於透明卡式帶之中,並拍攝了一系列以天空或花叢為背景的照片。作品突顯了花朵的顏色及形態,畫面唯美又動人,十分療癒人心。

TEXT:ONYX
PHOTO:由主辦單位提供
攝影, 藝文創意

日本奇幻美景 螢火蟲之森

每年七月前後是螢火蟲交配的季節,成年的螢火蟲會發光來吸引異性,藉此繁殖下一代。在日本,森林裡的螢火蟲每逢夏季都相當活躍,它們會成群聚集一起亂舞,把幽靜的森林變成美麗的舞台,也因此吸引了不少攝影師特地前往螢火蟲的所在地,拍下它們的優美姿態。日本攝影師H.Fujinami今年也拍攝了一輯螢火蟲照片,被螢光覆蓋的廢棄神社、鳥居和竹林,都如童話一般,既夢幻又浪漫,令人陶醉。

TEXT:ONYX
PHOTO:twitter@wasabitool
藝文創意

日本攝影師
拍下夢幻的藍綠色仙境

藍綠色的海洋和湖泊,如夢似幻,美得令人神魂顛倒。就如日本攝影師ポムの蒼於日本茨城縣拍下的一幅神社照片,湖岸的大樹與綠色的湖水相輝映,整個畫面猶如仙境一般優美,令人不禁感嘆大自然造物的神奇。除此之外,ポムの蒼也不時會在社交媒體分享他於日本各地瓹窿瓹罅所拍下的秘景照片,希望能透過美麗的作品療癒人心,為現下的大家打打氣。

Text:Onyx
Photo:twitter@pomu_iyashi

本地遊蹤

「喬治.伯恩:內在視野」展覽
尋找相片裡的「疑點」

相片裡藏了很多有趣的疑點,你發現了嗎?在美國藝術家喬治.伯恩(George Byrne)眼中,所謂疑點,其實就是空間所帶來的「奇點(Singularity)」,生產了既真實又充滿精神性能量的空間場景。George Byrne的作品營造了天堂般的意境,給人一種柔和與夢幻的感覺,再仔細觀察更會發現畫面充滿想像空間,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George Byrne的攝影藝術作品吸引不少人收藏,其中一個原因,是全部相片皆使用單鏡反光機拍攝,不經任何後製,原汁原味的照片在今時今日份外難能可貴。至於今次在台灣舉行的「喬治.伯恩:內在視野」展覽,大部分都是疫情期間拍攝的作品。藝術家表示,這兩年因為外出和旅行等活動受到限制,於是他便利用這段時間,重新檢視過去所拍攝的大量圖像,並使用一些與以往不同的觀點來創作。
展覽的作品主要在邁亞密、洛杉磯、棕櫚泉及南加州等地拍攝,然後透過影像縫合、增加及拼貼等元素,包括毫無意義的交通標誌、重複的牆上開關、錯置的陰影,以及出現在不合理位置的各種事物與符號等,製造出空間的「奇點」,使這些圖像不是客觀地呈現城市景觀,而是用影像表達及呈現繪畫靈感的方式,讓影像藝術發展出稍微不同的道路。

TEXT:Ivy
PHOTO:由主辦單位提供

藝文創意

本地攝影師Kelvin Yuen推出「HK Night City」NFT系列
展現香港絕美夜景

憑着一系列極具個人風格的攝影作品,現年25歲的香港攝影師 Kelvin Yuen(袁斯樂)於2020年榮獲《2020 國際年度風景攝影師大賽》全球冠軍殊榮,蜚聲國際。在他的鏡頭下,無論是高樓大廈林立的城市景觀、萬家燈火的景致、在香港地質公園範圍內拍攝果洲群島、萬宜水庫的壯闊景色,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令人驚嘆身處這個彈丸之地一樣可以拍攝到世界級的風景傑作。近日,Kelvin Yuen宣布加入NFT行列,於5月11日開始發行以香港夜色為主題的「HK Night City」 系列,帶來10張展示了不同時份、不同角度、不同氣候的香港夜色作品。與此同時,他亦發行了「The Jurassic World – Indonesia」的NFT 系列, 以另一種手法把浩瀚的印尼山峰秘景呈現眾人眼前,極具收藏價值。

HK Night City

昂船州大橋

獅子山

渣甸山

https://opensea.io/collection/hk-night-city-by-kelvin-yuen

The Jurassic World – Indonesia

https://opensea.io/collection/the-jurassic-indonesia-by-kelvin-yuen

Kelvin Yuen(袁斯樂)
香港年輕風景攝影師,憑藉作品《野孩子追夢的世界》獲得「2015 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青年組」冠軍;於 2020 年榮獲國際風景攝影界最高殊榮《2020 國際年度風景攝影師大賽》全球冠軍;在 2021 年更被邀請成為《2021 國際年度風景攝影師大賽》評審,同年出版作品集及舉行攝影展《KELVINISM》。

TEXT:Ivy
PHOTO:官方圖片

藝文創意

荷蘭廢墟攝影師
拍下100座被遺忘的教堂

教堂是進行宗教活動的場所,也是信徒們慰藉心靈的地方。意大利是傳統的天主教國家,約9成人口是天主教徒,據估計,整個意大利有多達64,000座教堂。可是,隨著年輕人搬離偏遠的村莊,在人口流失的情況下,當地不少教堂亦日漸荒廢和失修。荷蘭有廢墟攝影師就專門走訪當地,拍下了逾100座廢棄教堂,將美麗又荒涼的畫面記錄下來。

逾千座廢棄教堂

Roman Robroek 獨愛廢墟攝影,經常到世界各地拍攝被遺忘的風景。他自7年前到了一趟意大利旅行後,每年都會到當地拍攝廢棄教堂。「估計意大利有超過 1,000 座被廢棄的教堂,遍布全國,而到目前為止,我只看到了其中的一小部分。」Roman 表示,他至今拍下了100多座廢棄教堂和小教堂,主要集中在阿布魯佐(Abruzzo)、莫利塞(Molise)、普利亞(Puglia)和巴西利卡塔(Basilicata)等南部地區。

無法修復的建築物

Roman 拍攝的教堂,有一些已經破爛不堪,有些則是礙於國家的維護預算所限,而無法進行維修,但他認為,被遺忘的教堂不單單是個有趣的拍攝主題,建築物本身也承載著大量的歷史,絕對有被記錄下來的價值。

而在芸芸被遺忘的教堂當中,他表示最喜愛的是在一座位於廢棄村莊內的教堂。「單是走進教堂的所在地已是個很大的冒險,教堂周圍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廢墟,假若沒有當地人的幫助,根本不可能進行拍攝。而且教堂大部分的屋頂已經倒塌,故相片的後期處理也同樣充滿了挑戰性。」他說。不過,由於之前並沒有太多攝影師到過這個教堂,故他也甚為滿意所拍攝出來的成品。

Roman 最喜愛的作品。

Roman 認為他的廢墟攝影作品,充滿了奇蹟、神秘和未解之謎。不知道大家欣賞過這些相片之後,又有沒有同感?

TEXT:ONYX
PHOTO:IG@romanrobroek(https://bit.ly/38KrWFl)

本地遊蹤

“Planetarium” by Melchior Tersen 攝影展
以450 張生活照片探索巴黎

拍照愈來愈方便,很多人都會通過拍照來記錄生活的大小事情,把一刻變成永恆。法國時尚品牌 agnès b. 與新晉巴黎攝影師兼收藏家 Melchior Tersen 合作,帶來 “Planetarium” by Melchior Tersen 攝影展,通過450張在巴黎拍攝的生活照片,讚揚法國的流行藝術與文化,與大家一起探索巴黎。

作為巴黎當代年輕、時尚攝影界的佼佼者,Melchior Tersen 的靈感來自日常生活,利用照片記下生活的時刻。在今次的攝影展中,將會看到他如何通過攝影去記錄他沉醉於巴黎日與夜的漫遊時刻,展現對當代文化的行為活動、價值觀念及建構等方面的反思與提問。

洗手間內的鴿子, 2012
Melchior Tersen還與家人同住時,一天黃昏回家時,母親告訴他一隻大鴿子在家的洗手間內停留了 30 分鐘。這並不是一個演出,而是真實的生活。

迪士尼城堡, 2014
迪士尼城堡是被拍攝得最多的法國地標之一。Melchior Tersen從另一個層面拍下這座城堡的陰暗面,就像睡公主的故事一樣。

龐克接吻, 2014
於 Hellfest 音樂節拍攝美麗的天空時,一對龐克自然地接吻,為他們創造了這個神奇時刻,亦象徵了被邊緣化的青年人。

Kinder, 2014
在貨架上被打開了的 Kinder ,反映小孩愛驚喜,同時擁有天真的夢想和童年的渴求。

地下墓穴的王權, 2015
Melchior Tersen不時會與友人到巴黎的地下墓穴探險。其中一人巧合發現了這個埋葬在此的王位,這證明巴黎地下曾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傳奇人物,是巴黎最保守的秘密之一。

蝎子串燒, 2018
Melchior Tersen在曼谷的考山路發現了這串蝎子,展示了飲食文化的差異,對他來說,這串燒更像是一個旅遊景點。

“Planetarium” by Melchior Tersen 攝影展

日期: 即日起至3月27日

時間: 上午11時至晚上8時

地點: agnès b. RUE DE MARSEILLE 概念店(尖沙咀河內道18號K11購物藝術館G26, G28, 117-119舖)

TEXT:Gillian
PHOTO:由主辦單位提供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