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soon

攝影

懷舊, 攝影, 藝文創意

時代的變遷 1950年代香港民生百態

同一座城市,在不同人眼中,可能有不同的魅力,而攝影大師鍾文略則以影像紀錄城市印象,喜歡捕捉街頭掠影,尤其鍾情拍攝普羅大眾的民生百態,在1963年的北角春秧街街市,鍾文略捕捉新舊兩代媽姐 (女傭) 相遇的畫面;在1959年的皇后大道中,攝影師記錄下菲臘親王訪港的情形;還有1957年的上環高陞街,一位頭頂著貨物的苦力緩慢走過。

最近由本地攝影平台「顯影」與推廣攝影藝術的Boogie Woogie Photography舉辦的攝影聯展《我城》(My Hong Kong, Part II),展出多位本地及外國攝影師關於香港的攝影作品,包括多幅鍾文略在1950及1960年代照片,透過他的鏡頭重現香港昔日面貌,讓人感受到時代的變遷。

在1963年的北角春秧街街市,鍾文略捕捉新舊兩代媽姐 (女傭) 相遇的畫面。
已故攝影大師鍾文略(1925-2018)

每位攝影師都有屬於他的香港故事,鍾情拍攝民生百態的攝影大師鍾文略,他的故事某程度上也是老一輩香港人的縮影,成長於抗戰時代,小學未畢業他便無奈停學,在農村種田及做木屐。二戰後,國內生活艱苦,1947年他隻身來到香港尋找工作,曾在戲院當美術廣告畫學徒,每逢新戲上映前將主角照片繪畫成大型宣傳畫。他任職灣仔東方戲院 (即現時大有商場),除了為戲院的新戲畫廣告宣傳畫,也試過畫街邊廣告牌、中秋月餅宣傳畫,因長期在戲院接觸到電影劇照及明星相片,鍾文略慢慢對攝影萌生興趣,更始料不及的是,日後他也有機會為電影明星拍攝照片。

鍾文略,上環高陞街,1957年。

曾繪畫電影廣告宣傳畫 攝影無師自通

那時的相機價值不菲,鍾文略與戲院同事儲錢幾個月,才買下一部西德Rolleicord相機加蔡司鏡頭,即使二人輪流拍攝,也玩得不亦樂乎。鍾文略在攝影方面算是無師自通,後來曾加入「香港華人文員協會」攝影組,跟隨攝影師麥烽學習攝影相關知識。那時他經常在黑房沖曬相片,一旦投稿後獲報紙刊登,還可利用稿費來購買菲林及相紙,儘管那時的生活捉襟見肘,但他仍堅持每天拍攝,試過不夠錢買相紙參加比賽,竟想到典當相機來墊付,幸好最後能成功贖回,某次比賽的冠軍獎品是一部Rolleicord vb F3.5相機,他終於無需與同事輪流使用相機。

出版多本攝影集

另一邊廂,鍾文略在離開電影公司後,1968年以自己名字創辦影室,從事人像、廣告攝影及沖印業務。1970年代開始,他逐漸減少在街頭拍攝,主力經營影室,直至1991年退休。人生最精彩的三十多年,可謂與攝影形影不離。退休後,他開始整理自己多年來在香港拍攝的風土民情照片,出版多本攝影集,並於1993年舉辦首次個人攝影展《鍾文略攝影展——香江歲月》。

而1950及1960年代的香港攝影界偏向沙龍攝影,普遍追求唯美光線與畫意風格,但鍾文略更喜歡捕捉街頭掠影,尤其鍾情拍攝普羅大眾的民生百態,他的照片也紀錄當時的社會現象,如搬運的苦力、雨中的人力車夫等,流露出他作為攝影師的人文關懷。

在1959年的皇后大道中,攝影師記錄下菲臘親王訪港的情形。
在1960年的中環德輔道中,行人在第二代歷山大廈前的十字路過走過。

在鍾文略的鏡頭下,捕捉平民階層的樸素生活,在1963年的北角春秧街街市,鍾文略攝下新舊兩代媽姐 (女傭) 相遇的畫面;在1960年的中環德輔道中,行人在第二代歷山大廈前的十字路過走過;在1959年的皇后大道中,攝影師記錄下菲臘親王訪港的情形;還有1957年的上環高陞街,一位頭頂著貨物的苦力緩慢走過。

灣仔莊士敦道,見到何培洋服及莊士敦洋服店。

今次的攝影展覽《我城》透過不同攝影師的鏡頭,共展出十二位本地及外國攝影師關於香港的攝影作品,他們分別來自香港、法國、日本、美國及英國,將香港昔日的面貌重現眼前,透過眾人不同的鏡頭及影像,訴說一個個「我城」故事。

My Hong Kong, 我城 (Part II)
日期:即日至11月27日
時間:2-7pm (星期五至日)
地址:黃竹坑道56-60號怡華工業大廈8樓A室

Photo:顯影授權

展覽, 攝影, 藝文創意

鄉郊變遷 消失中的新界北風景

有別於城市五光十色的高樓林立,人多車多,以前港島、九龍人對新界的印象,或許是綠油油的郊區或遍佈四周的流浪牛。建築師兼攝影師許慕義(Justin),自2021年起,便時常帶上相機走到新界北部及邊境地區,一開始是漫無目的地拍攝沿途所見,只是想從城市中片刻抽離,直到他遇上鄉村風景。

於新界邊境郊區中,可看到對岸深圳城市林立,形成強烈對比。反思這些矛盾景象與近年的變遷及土地發展,Justin 用鏡頭留下隱喻的新界北記憶。

被遺忘的歷史

「新界」(New Territories)是根據殖民時期簽訂的《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後,英方把租借回來的界限街以北,至深圳河以及大嶼山等香港附近200多個離島,作為「新租之地」,並稱為「新界」,隨著70年代後新市鎮相繼落成和農業式微,加上大量人口遷入,令市區與郊區的界線逐漸消失。

近年政府計畫發展新界古洞北和粉嶺北等地,新界北的發展令很多在這裡生活的人,亦將迎來巨大改變,Justin認為在新界靜謐而質樸風景畫的表象下,暗藏卻是不斷變遷,而現代化、古老的迷思及被遺忘的歷史相互交織,舊時的村落將被夷平為土地開發讓位,空置的祠堂暗喻了被遺忘的歷史,殘留的瓦礫與廢墟是那段被侵蝕的過去。

新界邊境郊區中,可看到對岸深圳城市林立,形成強烈對比。
在廢墟中只有雜草為伴的單人椅。
村莊拆遷後的瓦礫。

在這瞬息萬變的城市,我們有時也會反思,何為故土,何以為家?
今次Justin攝影集主題「界」 ,將超越其地理名詞的本義,轉而成為一段隱喻的風景,也是恆常變化。他透過作品思考自身與這片土地之間的關聯,就如停擺的時鐘,被遺落的紅色襯衣,村莊拆遷後的瓦礫。

在其中一張作品裡,一對對獅子石像背貼背地緊緊被圍困,其中部份面容更遭到破損。原本寓意平安辟邪的雕像亦自身難保,感覺被流落在地盤廢墟之中。

獅子石其中部份面容更遭到破損。原本寓意平安辟邪的雕像亦自身難保,感覺被流落在地盤廢墟之中。
看來新界牛會愈來愈「無碇企」。

在廢墟之中埋藏的,被遺忘的物件,但其實是一段記憶存在過的證明。

在攝影集《New Territories界》,Justin的鏡頭很多時都聚焦在邊境地區出現的棄置物,Justin希望在記錄以外,也給人想像空間,其中只撕到去年9月中的舊式日曆、在廢墟中只有雜草為伴的單人椅、寫上「香港」兩個字的抗議紙牌……這些物件為什麼會被棄置在這裡?物件的主人去了哪裡?以物件為拍攝對像,但想說的到底還是人的故事。

在邊境地區出現的棄置物。
只撕到去年9月中的舊式日曆。
早已停擺的時鐘。

香港國際攝影節衛星展覽 「New Territories 界」
日期:即日至12月28日
時間:早上11時半至晚上10時
地點:Kubrick Café

Photo:Justin Hui授權

攝影, 藝文創意

夢幻絕美!NASA發布太空望遠鏡新照 「創生之柱」影像

美國太空總署(NASA)近日公開韋伯太空望遠鏡(James Webb Space Telescope)捕捉到「Pillars of Creation 創生之柱」的壯麗奇觀,這是由星際氣體和塵埃組成的巨型柱狀體,裡面布滿正在形成的年輕恆星,像科幻電影的感覺,十分夢幻!

「創生之柱」在距離地球約6,500光年的巨蛇座鷹星雲(Eagle Nebula)之中,在影像中的這些柱狀結構是由氫分子和塵埃組成,而氣體與塵埃中正在創造新的恆星,其名稱也是來自於此,過去就曾拍攝過這個區域,並且成為了當時最著名的十大照片之一,聲名鵲起,同時也因爲獨特的樣貌在全球引起熱議,造成了現象級的文化影響。

NASA公開韋伯太空望遠鏡捕捉到「Pillars of Creation 創生之柱」的壯麗奇觀。
左圖為NASA 2014公布的「創生之柱」照片,右圖為最新2022年10月19日公布、由韋伯太空望遠鏡拍攝的「創生之柱」照片。
(圖/美聯社)

為了更進一步的了解「創生之柱」的構造,韋伯太空望遠鏡利用近紅外相機(NIRCam)拍攝,讓天文學家對該區域進行更仔細的新觀察。

今次用更加清晰的角度捕捉到了「創生之柱」的照片,讓我們能再次窺見這壯闊的柱狀星雲,而照片中熔岩般波浪狀的紅線,NASA 表示在邊緣處呈現波浪狀的樣貌是因為氣體塵埃中形成的恆星正周期性釋出超音速噴流,在與物質雲相撞後,造就了如今的狀態,而相較於過去所有的紀錄,本回整個太空中的細節也被保留,值得科學家們深入研究觀察。

「創生之柱」距地6500光年

而大家可看到鷹星雲的「創生之柱」之所以會發亮,是因為鄰近巨大恆星發出強烈紫外線,照亮「創生之柱」的能見度,否則「創生之柱」也會因為輻射而徹底從我們的目光消散。然而,這也不代表「創生之柱」一亮,我們就可以及時捕捉到畫面,畢竟這次能目睹到是因為韋伯所偵測到的光是6500年前所發出。每一張影像都是一項新發現,每一個太空望遠鏡畫面都是難能可貴。

圖片來源:NASA/美聯社

攝影, 藝文創意

療癒心靈 日本夢幻花色卡帶

於七、八十年代大熱的卡式錄音帶,近年有復甦的跡象,不少著名歌手都紛紛重推了卡式帶專輯。然而,對日本攝影師Tomotaka來說,卡式帶除了能播放音樂,更是他的拍攝道具。他將當季盛開的花朵,包括春天的櫻花、秋天的波斯菊等的花瓣,放置於透明卡式帶之中,並拍攝了一系列以天空或花叢為背景的照片。作品突顯了花朵的顏色及形態,畫面唯美又動人,十分療癒人心。

TEXT:ONYX
PHOTO:由主辦單位提供
攝影, 藝文創意

日本奇幻美景 螢火蟲之森

每年七月前後是螢火蟲交配的季節,成年的螢火蟲會發光來吸引異性,藉此繁殖下一代。在日本,森林裡的螢火蟲每逢夏季都相當活躍,它們會成群聚集一起亂舞,把幽靜的森林變成美麗的舞台,也因此吸引了不少攝影師特地前往螢火蟲的所在地,拍下它們的優美姿態。日本攝影師H.Fujinami今年也拍攝了一輯螢火蟲照片,被螢光覆蓋的廢棄神社、鳥居和竹林,都如童話一般,既夢幻又浪漫,令人陶醉。

TEXT:ONYX
PHOTO:twitter@wasabitool
攝影, 生活美學

以色列半空
驚現「巨型黑色勺子」

第五波疫情殺到,繼Delta和Omicron變異病毒株之後,現時又有Deltacron新型病毒株,到底新冠疫情何時才完結?香港人已經有兩年多無法出國旅行,偶爾抬頭望望藍色的天空,會不會有一刻渴望成為一隻小鳥衝出香港呢? 不過單憑「一鳥之力」很難成大事,如果換成一群的話,說不定可以創造奇蹟。以色列一位攝影師早前就親眼見證了大自然界一個壯觀的奇蹟!

半空中的「巨型黑色勺子」

以色列攝影師-「凱舍特」(Albert Keshet)早前於約旦河谷拍攝各種動植物期間,意外地見到成千上萬隻椋鳥成群結隊在天空翱翔,短短五秒內更排成了一個盛滿了沙糖的勺子形狀,隨後「匙柄」位置開始慢慢向後彎,令凱舍特聯想起以色列一位著名的魔術師「蓋勒」(Uri Geller)以前表演過的一款極具代表性的魔術表演。

魔術師「蓋勒」曾對外宣稱,獲外星人傳授超能力,故此即使不踫勺子都能把勺子弄彎;自此之後,「蓋勒」不時受邀到世界各國巡迴表演有關念力、心靈感應和彎曲湯匙等各種幻術。「凱舍特」把這一支大自然的「巨型黑色匙羹」照片上載至社交平台,隨即獲得不少網民關注,同時更吸引到魔術師「蓋勒」現真身,「蓋勒」轉發有關帖文並寫道這是大自然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根據《國家地理雜誌》指出,上百至上萬隻椋鳥在空中盤旋的同時,還不時轉換隊形,這種現象稱之為「群飛(murmuration)」,飛行時更會發出吵雜聲響,椋鳥為了抵禦天敵也會時有發生,「椋鳥大軍」大多黃昏時間會出現在農地周圍,為了同步飛行,每隻椋鳥會與七隻最近的「隊友」一同協調隊形。

攝影師「凱舍特」接受BBC新聞時表示:「當時為了拍攝美麗的照片,我一直在那裡停留了5-6個小時去觀察和跟著牠們。」他更表示過去10年旅行和攝影生涯當中,這是我拍過的最令人驚嘆的椋鳥照片之一!

TEXT:伍嘉文
PHOTO:instagram (theurigeller, albertkeshet)

攝影, 藝文創意

《新宿解像度》展品網上開售
YOSHIROTTEN數碼二創 X 街拍大師森山大道相集

欣賞一個城市的美,應是多遊走在她的每一條大街小巷,站在馬路上看着熙來攘往的人潮與車水馬龍。日本街拍攝影大師森山大道的作品聞名於世,哈蘇國際攝影獎評審描述其作品是未經審查的呈現生活,那是城市最真實的一面,不管是五光十色抑或黑暗醜陋。而平面設計師YOSHIROTTEN深被其作品及獨特的粗微粒風格所吸引,把《新宿》中的照片經數碼化後再作平面創作成《新宿解像度》,森山黑白照的懷舊色彩,與YOSHIROTTEN幾何圖形的未來感渾然天成,讓過去看起來是未來,未來卻滲着懷舊風格。有關作品展覽場地雖不在香港,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在HBX.com訂購作品,每幅作品全球僅限量20幅。

森山大道常自稱城市的野狗,被慾望、不安及肌餓的本能驅使終日遊走在城市小巷,到處嗅出快門下的素材。說起來,比起野狗,或許他更像獵犬,只因他常常看準便快拍、或是直接不看觀景窗便咔嚓一聲。 森山獨特的拍攝風格以粗糙、粗微粒、失焦及晃動的黑白照片組成,喜歡拍下城市街景只因那是一個色情、充滿不同慾望和誘惑流動的地方,而《New新宿》更是對森山的大挑戰,他憶述當時在新宿拍攝時的感受:「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緊張,感到周遭的空氣像暴雨來襲。」最後這800多卷黑白底片成就了一座城市的重量。

同樣來自日本的平面設計師YOSHIROTTEN,他喜歡以幾何圖形為作品添加未來色彩,受到森山《新宿》相片中黑白粒子的強烈震撼,卻發現作品中沒有自己的身位。當他把作品數碼化後,所有色塊都變成一格格的解像度,所有景像突然虛實難分。經過YOSHIROTTEN的數碼二創加工後,作品既保留了森山的特色,又看到幾何圖形的未來感,新宿的慾望火花變得更具衝突了。

網址: HBX.com

TEXT:吳凱欣
PHOTO:由主辦單位提供

攝影, 藝文創意

向攝影師致敬
徠卡奧斯卡巴納克攝影獎

對於攝影師的作品而言,拍攝的照片不但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記錄,訴說著每一個故事的人生。享譽盛名的「徠卡奧斯卡 · 巴納克攝影獎 」(Leica Oskar Barnack Award,LOBA)早前公佈2021年度入圍的攝影師名單,當中包括9位大獎候選人,以及4位新人獎候選人。LOBA 今年除了增加獎金金額,得獎者將會獲得4萬歐元的獎金及價值1萬歐元的徠卡相機設備,而新人獎得獎者將會獲得1萬歐元獎金及1部徠卡Q2相機,鼓勵大家在當下這個特別的時刻,人與環境之間的關係更顯重要。

網址: www.leica-oskar-barnack-award.com

圖片來源:/LOBA2021

攝影, 藝文創意, 設計

向記者致敬 防彈相機M10-P “Reporter”

自2019年起,社會運動把記者推往風高浪尖處,令原本低調的新聞記者得到不少關注。而德國殿堂級相機品牌 Leica 為了慶祝 Leica Oskar Barnack Award 40周年,早前推出限量版新色相機 M10-P,更特別加入了防彈物料,藉此向位於險境中拍攝採訪的記者致敬。


防彈靜音 沿用M10-P規格

全球限量450套的 M10-P 名為“Reporter”,以軍綠色機身配合品牌一貫的設計,線條乾脆利落。機身的菱形花紋採用了防彈背心上的合成纖維 Kevlar 製成,能防撞和避免刮花,對於前線新聞記者來說,可謂是一部「防彈」相機! 而作為 M10-P 系列中的一員,“Reporter”沿用了系列獨有的技術和規格,配合2,400 萬像素全片幅 CMOS 感光元件,備有 LCD 觸控屏幕,並且配置了無聲快門,其音量為品牌M系列中最低,幾乎無聲,用家能有寧靜的攝影體驗。

在紫外線照射下,機身更會漸變成與相機頂蓋和底板相同的綠色。

品牌其他黑色機身的型號多配搭白色刻字,而“Reporter”則為淺綠色。

向記者致敬

 這次並非品牌首度推出為記者而設的相機,早於1933年和1956年,Leica 便曾因應記者的工作需要,分別推出 Leica 250以及 Leica MP 2款高規格型號。而是次設計的靈感則是來自意大利攝影記者 Gabriele Micalizzi 於2019年敘利亞的採訪經歷,當時他正採訪敘利亞民主力量與當地伊斯蘭國激進組織的衝突,不幸受襲,身受重傷,幸好手中的 Leica 相機保護了他,擋著榴彈碎片,免受致命一擊。因此 ,Leica 希望藉此向所有冒著生命危險到險境中拍攝採訪的記者致敬。

Leica M10-P “Reporter”的建議零售價為HK$67,900。

TEXT:ZINNY

PHOTO:Leica

展覽, 攝影, 藝文創意

絕境中盛開的花
蔣雅文

你會怎樣形容2020年?如果世界已經變得不如你想像,你會以甚麼態度繼續面對生活?移居台灣逾10年的蔣雅文(Mandy),早前回港舉辦攝影展《浮游》,展出她2020年初在香港街頭拍下的菲林相片,並嘗試利用“Film Soup”方式處理菲林,在可能會把菲林破壞的情況下,卻意外地得到超出想像的效果,這樣她體會到,或許在愈惡劣的環境下,愈能展現出頑強的生命力,鼓勵正身處迷惘與不安之中的人,不要因環境而扼殺生命綻放的可能。

荒誕卻與世界同步
正如去年震盪而不平靜的狀況,每天都變得不能預計!Mandy 表示,這次攝影展也並非在她的計劃之中。這輯相片的誕生,其實源於在去年1月時回港散心,卻遇上疫情爆發,一向習慣隨身攜帶一部「傻瓜機」的她,遊走於香港各區街頭,並把眾人的生活日常拍下。因為想嘗試一些實驗性的作品,於是她選擇了“Film Soup”的方式,將底片浸泡在檸檬茶、維他奶、葡萄適、粒粒橙汁和玉泉忌廉之中,刻意破壞底片的感光塗層,令變質的相片添上怪異的紅、綠色,以及斑駁的圖案,有如病毒蔓延,荒誕卻又仿佛與世界同步。

抱著可能會把底片摧毀的心態,最後相片出來的效果遠超出她的預期。

遠超想像的生命力
她表示,相片沖曬後的效果,遠遠超出她所預期,「一開始決定以“Film Soup”處理底片,當中使用了不同飲品,包括酸鹼度極端的液體,還有高濃度酒精,我抱著的心態是可能會把底片摧毀。其實當時我正值情緒低潮,或多或少把情緒發洩在底片上,想看看這樣把底片糟蹋還可以變成甚麼模樣!但原來底片的生命力遠超乎我的想像,就像在絕境中盛開的花朵,生命力特別頑強,開得特別燦爛,也令我想到現在的香港,大家在艱難的環境中愈能爆發小宇宙。」

因為這個意外的體會,讓原本沒有計劃辦攝影展的 Mandy ,希望以較完整的方式與大家分享,除了展出相片,現場還以植物設計成藝術裝置,配合現場音樂營造氣氛,她更特別準備了聲音導覽,只要素描 QR code 就可以聽到她親自錄音的展覽介紹,可以更立體地呈現出想表達的訊息。

相片經過“Film Soup”處理,展現出既熟悉又陌生的香港。
深水埗的水果檔攤。

學習不計劃 憑直覺而行
這次經驗,其實也是 Mandy 實踐去年給自己的一份小功課,她說:「我由去年開始練習改變自己的思考模式,每走一步都嘗試去感受當刻的直覺,或是上天給予的一些念頭,不要問為何、不去想結果,而是先把這些想法實行出來,看看最後會有甚麼神奇的事發生。」

她認為,近年世界已變了樣,常常都是計劃趕不及變化,令本來計劃性很強的她,也要改變這個模式,學懂隨機應變,「人們慣常會為將來計劃,於是專注力全都集中在未來的事,為一些未發生的事情而焦慮。這一年的經驗,令我學懂了不要訂立太多計劃,才能打開感觀,就像把心掏空,好好感受當下發生的事,由此才發現宇宙萬物其實會透過不同途徑給予指引,自然而然地便會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 

Mandy攝下平凡的日常片段,而這些都是組成生活的重要部分。

蔣雅文 Mandy

13 年前移居台灣,並創立小店「心地日常」。喜歡攝影,卻未曾想過成為職業攝影師,不想因為與工作掛鈎而失去唯一的興趣。 

 TEXT:Joyce
PHOTO: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