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soon

專訪

專訪, 藝文創意, 藝文創意 - 其他, 香港匠人

【香港匠人】90後竹細工工藝師 編織精細食器 望大眾感受竹藝文化

猶記得數個月前,扎根於西環77年的杜洪記山貨店宣告結業,令不少人概嘆本地竹藝日漸式徵。然而,對90後的丁科竣(Angus)來說,竹藝這一門工藝,很有深度,尤其是日本的竹細工竹器,較以往大家所認知的竹籃、竹籮,更為精細、優雅,於是吸引到他捨棄室內設計師的工作,轉職當上竹細工工藝師,並成立了品牌「二回」。

今年,是Angus從事竹細工工藝的第4年,他將工作室遷到坪洲,希望能多接近大自然環境,尋找創作靈感。在這些年間,他親手編織了不同的竹細工食器,如咖啡濾杯、茶器、竹碟等等,作品有別於以往竹器給人的印象,也更貼近現代人的需求。「希望作品可以配合當代的飲食文化,讓大家接觸到竹這種物料,體驗竹藝,並感受到材料的氣味。」他說。

Angus認為以竹藝編織的杯墊是竹細工最入門的作品,特點是可以在製作時加入很多不同的編織圖案。

從室內設計師到竹細工工藝師

2018年,從事室內設計師工作的Angus,於一次跟籐和竹家具有關的項目上,初次接觸到竹細工工藝。當時他把訂單交予中國內地的廠商負責,怎料,最終的成品實在是差強人意,「在不忿氣之下,自己開始花時間認識竹細工工藝,加深了解後,就萌生想自己嘗試製作的想法。」那時,坊間並沒有太多途徑去學習竹細工工藝,於是他以半自學形式,如查看相關書籍、親自拜訪日本師傅,或是跟台灣、中國的一些師傅進行交流,了解有關竹藝的製作方法和技巧,「理解製作的原理後,我就開始嘗試製作竹細工。當然,過程中也曾遇上不少失敗,但通常多試幾次,最後都會成功。」他續透露竹編的製作心得,「最重要是有耐性,慢慢地去感受這一種材料和工藝的變化。」

Angus表示,竹篾在編織的過程至少需要做兩次重覆的動作,才可鞏固結構,於是便將品牌命名為「二回」。
世上大概有十多種竹適合竹細工使用,關乎其彈性、柔軟度、韌性,以及竹節的長度等等。而由於地理環境的因素,現時Angus使用的材料會以毛竹和黑竹居多。

香港也有竹細工工藝

傳統的竹工藝大致可分為竹細工和竹粗工兩大類,前者是以切、削、剖的方式製成竹片、竹篾,再編織成較為細緻的製品;至於大家最常於香港接觸到的竹器,如蒸籠、扎作(紙扎)、獅頭等等,則屬於竹粗工,通常由竹子的圓稈與竹細枝製作而成。「其實香港傳統上也有竹細工(竹器),如各式籠器,以及於耕作時,或是讓嬰兒使用的竹籃子等等。食具方面,則有竹篩和竹籮。」Angus解釋,香港的竹藝曾經盛極一時,在塑膠產品普及前,幾乎每家每戶都會有竹籮和藤椅,「一直至八十年代,香港轉型為金融中心,大多數竹器都轉由內地生產,這門工藝便沒有進一步發展下去。」

反觀鄰近的中國、台灣和日本,當地對竹藝的保育,卻反而做得不錯。「因為他們很尊重這一門手藝,也關注文化保育,再加上因為自身的飲食文化關係,當地有一些竹製食器,是不能夠被其他物料所取代的。」他舉例,用以盛載冷麵的竹盤,就是當中的好例子。

竹篾需經修整及定寬,才可供編織之用。
 Angus透露,竹藝的編織方法約有30至50種,但他最常用的只有當中的5種。

竹編咖啡濾杯 將竹藝融入當代社會

Angus 明白到,舊時的竹器已不符合現代社會的需要,故需要創作一些新的作品,才可以令更多人接觸到竹藝。有見及此,他在去年設計了一批食器,希望將工藝融入當代社會。

例如,近年手沖咖啡大受歡迎,連帶沖製咖啡的器具,亦受到啡迷追捧。Angus於是想到以竹來編織咖啡濾杯,「竹造的Coffee Dripper(咖啡濾杯),在竹子還是新鮮的時候,它會帶有一陣濃郁的竹子清香。而隨著時間的變化,竹香就會慢慢揮發掉,只剩下淡淡的竹和咖啡香氣。」除此之外,他亦以黑竹創作了一批竹碟,備有不同的尺寸和形狀,適合盛載冷麵、天婦羅,甚至拿來備菜,「我以5條為一組的竹篾,織成了竹碟上的『風車編』圖案,特點是碟表面的洞會比較細小,可以減少食材從洞裡流走。」他解釋,每一種編織圖案的特性都會有所不同,而這正正就是竹編的有趣之處。

咖啡濾杯
由兩層的「輪口編」交疊而成,濾杯和底托可以分開,方便配合不同大小的杯具使用。
當竹子還是新鮮的時候,咖啡濾杯會帶有一陣濃郁的竹香。
竹碟
黑竹本身擁有獨特的斑紋及顏色,故Angus以黑竹製成竹碟,為器具增添美感。
竹製茶器
底部以「人字紋編」織成,能讓水分慢慢流走。它可在茶壺使用,也可以直接放到玻璃杯泡茶。

遷入坪洲 尋找創作靈感

「竹藝的精神,即是藝術層面的發展,其實需要長時間的浸淫,這包括了一些對於生活上的體會,或是對一些美學、大自然的理解。」因此,Angus今年將工作室遷到坪洲,希望尋找創作靈感。「這個地方(坪洲)環境很好,人也很友善。街坊們常會噓寒問暖,會關心你的生活過得好不好。」現時,他搬到坪洲已滿7個月,除了喜愛小島恬靜的環境,他也愛跟這裡的街坊們聊天,更笑言街坊們就是他的靈感泉源,「平時跟一些坪洲的鄰居相聚、閒聊,就自自然然會有靈感!」對Angus而言,坪洲這個地方給予了他不少能量、經歷和感受,故他也希望能在年底舉辦展覽,並藉由不同的竹細工工藝品,跟大家分享他於坪洲的生活和體驗。

Angus將工作室搬到坪洲,希望創作環境更加接近大海。
丁科竣(Angus)
竹細工工藝師,竹細工品牌「二回」創辦人

二回
IG:yiwooo.co

Text:Onyx
Photo:陸羽

專訪, 展覽, 藝文創意

本地畫家Steven Choi x Mr. Men Little Miss
以畫作療癒人心

法國官方授權繪畫《小王子》的首位華人插畫師、香港畫家Steven Choi(蔡景康),今年書展與Mr. Men Little Miss攜手推出了系列繪本,而最近,他更於尖沙咀舉行個人作品展,展出20幅有趣又療癒的畫作。Steven希望觀眾透過他筆下原創角色小白(LITTLE WHITE)與Mr. Men Little Miss一眾經典角色的相知相遇和相擁,能夠接納自己的不完美,並學習在不同際遇中自我治癒,保持正向的心,擁抱美好生命。

《富士山的星空》

受喜愛擁抱的女兒啟發

英國家傳戶曉的兒童書籍Mr. Men Little Miss,內裡的角色性格鮮明,故事簡單有深度,故一直備受家長和小朋友歡迎,當中也包括Steven 7歲大的女兒。「她從小已喜歡看Mr. Men的小冊子繪本,特別喜歡Miss Hug(擁抱小姐)的角色。受擁抱小姐影響,她很喜歡擁抱,每晚臨睡前都至少要跟家人擁抱10次。」Steven表示,他受女兒喜愛擁抱的行為啟發,加上近年身邊有很多朋友移民、離開香港,或是有些老前輩不幸離世,於是便希望舉辦一個跟「擁抱」和「再見」有關的展覽。「但『再見』並不代表是別離,而是期待下一次可再會面的日子。」他說。

《星星的約定》

當小白遇上Mr. Men Little Miss

這次展覽展出了「謝謝你找到了我」系列的繪本作品,描繪了小白在尋找自己心靈伴侶的旅程中,遇上Mr. Men Little Miss角色的情節。

Steven筆下的原創角色小白(LITTLE WHITE),是一隻於魔法森林出生的精靈。然而,森林的其他同類天生都是雙生兒,而唯獨是他缺少了另一半,於是他便決心踏上尋找心靈伴侶的旅程。而在這次的旅程中,他跟不少Mr. Men Little Miss角色都有不同程度的交流,「如小白遇到的Mr. Perfect(完美先生),其實是一名很易焦慮的角色;Mr. Bump(受傷先生)經常撞板;Mr. Men的性格則很正面。他們跟小白交流時,都會產生一些有趣的插曲,而他們也透過互動,加深了對彼此的了解。」就好像展覽中有一幅畫作,繪畫了小白跟受傷先生鬥誰人傷勢最嚴重的情景,原來Steven想在作品中表達兩位角色最後「一笑泯恩仇」的情況:「他們在鬥爭的過程中漸漸發現到其他重要的東西,而最後大家都更為了解對方,有種會心微笑的感覺。」

《念念》

《會有這樣的時刻》

學習跟別人擁抱

除了「謝謝你找到了我」的繪本作品,場中更有不少以「擁抱」為創作核心的畫作首次面世。「畫作中繪畫的擁抱姿勢和時刻,不知可以給予大家怎樣的感受?」Steven說,畫作下方有一段簡介,是用來解釋畫作的創作理念和中心思想,大家不妨在欣賞畫作時細閱,「希望大家都可在當中尋找到一些東西」。

畫家Steven Choi

「謝謝你找到了我 Time for a LITTLE hug」Steven Choi個人作品展
日期:即日起至2022年10月23日
時間:11:00-22:00
地點:海港城.美術館 尖沙咀海港城海洋中心二階207號舖

專訪, 藝文創意

【變身吧!《機動常餐》】香港重機 x 奶茶通俗學 當茶餐廳美食變身機械人

每當聽到舊式冰室或茶餐廳結業的消息時,心裡都暗暗希望「白武士」會出現,拯救這些為人熟悉的老字號。

然而,在現實中「白武士」難遇,但在動畫中的世界,就蘊藏著無限的可能!由兩個本地動漫單位——崔氏兄弟的《奶茶通俗學》與Felix Ip葉偉青的《香港重機》合作的動漫畫計劃《機動常餐》,就將茶記的食物,如沙嗲牛麵、菠蘿油、腸蛋方包、蛋撻和熱奶茶,變身成機械人戰士,在動畫片「打大佬」、對抗邪惡勢力,希望能捍衛社區內最後一間茶餐廳,讓它得以保存下來!

機械人角色在變形前,只是大家常見的茶餐廳食物。

動漫單位聯乘 茶記土炮機械人

若大家有留意開本地動漫界,相信都不會對《奶茶通俗學》與《香港重機》兩個本地動漫單位感陌生。前者由崔氏兄弟Haze和Long創立,透過動畫、文字及插圖創作,來探討茶記的通俗文化;後者的主理人為漫畫家Felix Ip,他曾將巴士、雪糕車、渡輪等香港交通工具繪畫成如「變形金剛」般的土炮機械人,令人印象深刻。

三人雖同屬本地動漫界別,但他們的相遇,可追溯自2018年的一個市集。「一次機緣巧合下,認識了《香港重機》的主理人Felix Ip,我想他應該是香港唯一一個,將機械人和香港元素融合,並進行創作的單位。」崔氏兄弟的Haze和Long表示,期後他們漸漸萌生起合作的念頭,並衍生出《機動常餐》這個計劃構想,「若能聯乘合作,將本地的茶記食物變身成機械人,在動畫中帶領大家冒險,我想整件事應該會頗為有趣。」

故事中,邪惡勢力「飯聚集團」也有一隻招財貓。牠會聯群結黨,與後巷的過街老鼠合作,對社區進行破壞。

動畫中的機械人全是以3D製作,但其餘的人物角色和招財貓,則是以平面動畫的方式製作。另外,《奶茶通俗學》的一些既有角色,包括外賣仔和水吧師傅豪哥,也有在這次的故事中登場。

快餐食物變形玩具 八、九十後的童年回憶

至於為何會選擇將茶記的食物,化身成機械人角色?負責故事、劇本、人物設定創作的崔氏兄弟解釋,這原來跟他們二人的童年回憶有關。「身為八、九十後,猶記得小時候快餐店開心樂園餐附贈的玩具當中,有一組快餐食物,包括漢堡包、薯條、汽水等等,都可以變形成機械人。」二人認為這套玩具很特別,加上他們也想重溫八、九十年代的動漫熱潮,故希望以懂得機動變形的食品作為賣點,以動畫重新演繹機械人系列。

「我們想,茶餐廳裡最常見的食物,應該就是常餐。沙嗲牛肉麵、腸蛋方包、熱奶茶,都是很常見的配搭。」於是,他們決定挑選常餐內的這3道食物,成為動畫的機械人角色,「但我們覺得還未夠數,沒理由一個戰隊只有3名隊員,通常五顏六色的戰隊起碼都會有5名隊員。」如是者,他們決定多加兩批角色,包括是下午茶的美食——蛋撻和菠蘿油,「蛋撻分別有酥皮和油皮(即牛油皮或曲奇皮)兩個角色。最後,整個戰隊共有6名隊員,分別是『奶茶變形女』、『無敵腸蛋』、『嗲牛重機』、『神勇菠蘿油』和『裝甲蛋撻』——『油』及『酥』。」

這些快餐店變形玩具,不知大家小時候有否玩過?

機械設定 配合角色性格

在崔氏兄弟想好了茶記機械人的角色和性格設定後,便會交由《香港重機》的主理人 Felix Ip 負責機械設定的部分。而Felix亦認為設計的過程頗具挑戰性,「把一些質地軟淋淋的食物變成機械人,究竟轉化過能否令觀眾覺得有趣和合理?我主要在這個位置多花了工夫。加上每一個角色在外形設計上,都要符合其角色設定,如『無敵腸蛋』是個話比較多的角色,因此要在造形上盡量配合。」

由於角色的原形為絲襪奶茶,眾人便將機械人角色命名為「奶茶變形女」。

「嗲牛重機」。

使出絕招 向武俠片致敬

觀看《機動常餐》的預告短片,會發現內裡每個角色,包括機械人和招財貓,都會說話,而且各有不同性格。「茶餐廳內有一隻名叫『財神爺』的招財貓,是個懂得『秘術』神秘力量的守護神,牠就是把茶記食物召喚成機械人的始作俑者。」崔氏兄弟說,因要保護快要被邪惡勢力「飯聚集團」吞併而消失的茶餐廳,動畫內每個機械人都各自有不同的戰鬥能力和絕招。「如大大隻的『神勇菠蘿油』,其絕招是『牛油戰車』,可以將自己變成一個球體攻擊壞人;而當『奶茶變形女』施展絕招『奶茶熱浪』時,可以將杯內的奶茶淹沒整個畫面,是如海嘯一般的攻擊招數。」二人表示,他們設計的招式,除了希望跟港產片和武俠片致敬,不同的招式也可以令畫面更為豐富,「加上小朋友很喜歡記招式名,希望他們有天在茶餐廳叫餐時,也能夠呼喚出《機動常餐》主角們的名稱!」

《機動常餐》內的6名機械人角色,包括「奶茶變形女」、「無敵腸蛋」、「嗲牛重機」、「神勇菠蘿油」和「裝甲蛋撻」——「油」及「酥」。

因要保護快要被邪惡勢力「飯聚集團」吞併而消失的茶餐廳,動畫內每個機械人各自有不同的戰鬥能力和絕招。

聲音是動畫的靈魂

「動畫角色的靈魂,除了來自他們的動作、演戲部分之外,更重要是他們的聲音。」崔氏兄弟認為,出色的配音員,能令動畫故事的表達更為吸引。於是,二人特意找來心儀的配音員,為《機動常餐》中的角色配音。如招財貓「財神爺」,就由本地樂隊 RubberBand 的主音6號配音,「奶茶變形女」由演員 Angela Yuen 負責,而「無敵腸蛋」則是由從事配音工作超過40年的馮錦堂(堂哥)聲演。

「我們太喜歡 RubberBand 了,跟6號又份屬好友,一直希望在自己的作品留下他的聲音,於是便找他聲演『財神爺』一角。」二人說,堂哥則是他們從小已很喜歡的粵語配音員,「他曾為《足球小時》的小志強、《櫻桃小丸子》的丸尾同學、《龍珠二世》的笛子魔童配音,相信很多八、九十後都會對他的聲音很是熟悉。」二人更笑說,能於2020年與小時候一些熟悉的聲音合作,「絕對是一個成就解鎖」。

招財貓「財神爺」由本地樂隊 RubberBand 的主音6號配音。

「奶茶變形女」由演員 Angela Yuen(袁澧林)聲演。

(左起)崔氏兄弟Haze、6號、堂哥、Angela Yuen(袁澧林)、Long。

「保衛家園就是我們的義務。」

「小時候常觀看卡通片,內裡的正邪觀念十分清晰。是好是壞,界線絕不模糊。」崔氏兄弟感慨,現今的世代,現實卻存在著許多的灰色地帶,故他們希望透過動畫,教導下一代一些大家既知的普世價值觀。「即使生活需要跟邪惡共存,但希望我們下一代知道何謂對與錯。」他們說。

正如《機動常餐》內的一句口號,也許就表達了他們二人的想法——「無論在任何年代,當邪惡籠罩著我們的社會,保衛家園就是我們的義務。作為本地文化代表的茶餐廳,受到外來飲食勢力惡意入侵,文化不斷被蠶食跟污染,但我們不可以助長這個風氣,我們只要相信正義,使者就會出現。」

崔氏兄弟Long(左)、Haze(右)、Felix Ip(中)。

現時,《機動常餐》暫完成了首季的第一集試片,並正積極籌備播放活動,各位有興趣的朋友謹記留意。

專訪, 藝文創意, 藝文創意 - 其他

「埋班作樂」為音樂為快樂

去年,因為社會上的種種因素,令很多事情都處於停滯不前的狀況。然而,有一個可以讓年輕人一展音樂所長的項目——「埋班作樂」,卻跨越重重障礙如期進行,不單順利完成了12首歌曲作品,更請來導演麥曦茵為這12首作品製作了一系列音樂影像。「埋班作樂」發起人之一的馮穎琪和影像導演麥曦茵,仿佛與一班年輕人和團隊創造了一個奇蹟。在這個奇蹟背後,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故事?

「世界變」仍要繼續

要同時間完成12首音樂作品和拍攝12條音樂影像,相信在籌備和協調上絕不簡單。作為計劃發起人之一的馮穎琪說:「因為計劃由創意香港贊助,所以在呈交文件時就已經要把整個計劃的時間表安排好,就算『世界變』也要如期完成,所以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在去年社會運動和防疫限聚令的情況下,仍然要跟時間競賽,盡力完成計劃。」就在與時間競賽之際,麥曦茵在拍攝現場卻發生了意外,但她還是忍痛完成餘下的拍攝,「就在拍攝《收場白》MV的現場,我不小心絆倒,但當時手上拿著手提電腦,為了保護電腦,我整個人倒在地上,而且肋骨先著地。跌倒的第二天,發現痛得走路也有困難,但我還是堅持要繼續拍攝,最後要請媽媽攙扶我到現場,在現場要抱著抱枕紓緩痛楚才能堅持到最後。」待為期4天的拍攝完成後,她才到醫院檢查,發現原來自己摔斷了肋骨,之後用了整整3個月才復原。馮穎琪表示對麥曦茵的堅持和拚搏心存感激。

限制激發創意

當時間和資源有限,再加上要同一時間處理大量不同風格的歌曲,所以計劃中的音樂影像亦因此與別不同。為了收窄種種限制,她除了選擇用iPhone取代傳統攝影機外,這次的12條影片在畫面比例上亦用上「正方度」,而且每條影片的長度不超過1分30秒,比傳統MV短了許多。馮穎琪解釋:「因為這個計劃有一個條件限制,就是短片不能超過3分鐘,但一般歌曲都超過3分鐘,所以我們無法拍攝『足本』MV,於是麥曦茵就提議把最適合循環播放的那一段抽出來,拍成長度適合在社交平台上發布的短片, 觀眾在看的時候也會不自覺地循環播放,作品效果非常好。」她笑說各大唱片公司可以仿效這種做法,是很有效的宣傳手法。麥曦茵補充:「『正方度』是限制帶來的啟發,選擇用iPhone拍攝的好處是可以與拍攝對象同步,拉近距離,而且體積輕巧,方便拍攝一些『刁鑽』的角度。」

此計劃的音樂影像控制在1分30秒內,最短的一條《未夠癲》只有44秒。

「這樣就足夠」的覺悟 

在觀看這12條音樂影像時,發現每條的場景變換不多,有時甚至是在一個場景中看著一位演員的演繹,配合歌曲感受演員的情緒變化,全部作品都簡潔有力。麥曦茵坦言:「若果有很多製作費和時間,我未必會這樣處理,但正因為種種限制,我可以去嘗試一些新方式,試著用小規模製作,做到『四両撥千斤』的效果,讓我去反思是不是1分鐘就足夠?是不是一個演員就足夠?整個製作的靈巧性讓我有種『其實這樣就足夠了』的覺悟。」因此,她在不少影片中用上了「一鏡到底」的手法,例如《旁觀他人之痛》,觀眾可以全神貫注地看著片中主角與電視中的自己對戲,凝視畫面中單一人物的一舉一動。

《旁觀他人之痛》用「一鏡到底」的手法,讓觀眾凝視著人物在一個場景中的肢體和情緒變化。

最深刻的音樂影像

 是次「埋班作樂」有12條音樂影像作品,2位最深刻的作品又是哪一首?麥曦茵表示:「那時候一聽到《太空糖》這首歌曲的前奏,就立刻有種靈魂飄到很遠的感覺,好像整個人都浸淫在一個真空和無重力的狀態裡,再加上主唱6號的聲音,造就了一首氛圍甜蜜的情歌,所以我在拍攝MV前就已經對這首歌有很深刻的印象。」馮穎琪則表示:「在參與計劃前,所有的曲、詞、編都素未謀面,每一首歌都是幾位創作人的創意,在互相撞擊下衍生的成果,所以每一首歌曲都獨當一面。但若然真的要選,我會選《十五種生存的方法》,因為這首歌的MV拍攝過程令我印象很深刻。這首歌以生存為題,但MV卻以『死亡』為切入點,我覺得很黑色幽默。而且拍攝地點是在麥曦茵的製作室樓下的垃圾場和後樓梯,整個創作很有創意,令我非常喜出望外。」麥曦茵笑說:「製作團隊很厲害,把垃圾擺設得很有美感。演員們也很專業,其實『扮死』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但他們拍攝後還是大呼過癮!」

《太空糖》的2位主角在畫面中不斷緩慢旋轉,令觀眾在視覺和聽覺上都進入了無重狀態。
《十五種生存的方法》以死亡對應生存,營造出黑色幽默之感。

「埋班」為音樂和快樂

 二人在「埋班作樂」前早已認識和合作過,對於這次合作又有甚麼感受?麥曦茵表示:「當初聽到『埋班作樂』這個名字已經被感動,因為在2019至2020年,我們社會上都經歷了許多荒謬和始料不及的事,人和人之間斷了連結,而『埋班』就是代表著連結,『埋班作樂』這個詞有兩個層面。當時我們忘記了怎樣去詮釋快樂,而透過音樂和創作,我們可以去表達身處在這個時代的體會。在充滿負能量的環境下,『埋班作樂』的發起人周耀輝和馮穎琪給一班年輕人自由和空間,去創作一些主流樂壇少見的作品,再邀請主流樂壇歌手主唱一班新創作人的作品,整個項目有種耳目一新的感覺。」馮穎琪有感而發:「無論是在我個人或者音樂的層面上,『埋班作樂』都是去年一個很重要的項目,能夠在2020年如期進行和順利完成,是一個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奇蹟。在大家覺得無力時,只要有一班人願意一起去做,其實凡事都是有可能的,全部參與計劃的都是年輕一代,因為『埋班作樂』而令他們覺得在大部分事情都進入停擺狀態之時,仍然可以向夢想進發。」

Text:Lorraine Lo
Photo:Kiu、網絡圖片
Makeup & hair:馮穎琪&麥曦茵@carmencmakeup_cc

專訪, 藝文創意, 藝文創意 - 其他

高先創辦人曾麗芬:

「電影院是對電影人的尊重!」

自去年初,疫情令全球電影業步入寒冬,香港的戲院也被迫三度關閉,最近一次更連續停業長達78天!戲院解封,除了有多齣電影爭相上畫外,高先電影院亦於2月18日戲院重開當日正式開業。不少人說這樣做風險極高,但對高先電影(Golden Scene)創辦人曾麗芬(Winnie)來說,建立屬於自己公司的戲院,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除希望支持本土電影,亦可讓觀眾有更多選擇。

夢想成真

在電影圈打滾20多年,Winnie在行內無人不識!中學畢業後她讀了一年商科,便加入了嘉禾電影,由買片、發行、宣傳……但凡跟電影有關的崗位她都做過。直至1998年,她創辦了高先電影,最初只以發行及宣傳外國電影為主,後來還參與製作並投資開拍電影。其實她一直以來還有一個夢想,就是擁有屬於自己的戲院,可惜2020年初肺炎疫情肆虐,全球電影業備受打擊,高先電影其中2位股東更於3月相繼請辭,那時候很多人都勸Winnie一起離場,「大家都對前景不太樂觀,的確,不單是香港,全球電影業都面對很大困難,但我都要堅持下去。」最後她花了數個月時間尋找新股東投資,讓計劃可以繼續進行。

如此堅定,除了為一償心願,也因為遇上了千載難逢的地點。新戲院坐落於堅尼地城海怡花園,這裡前身是一座教堂,樓底夠高,適合興建戲院,而且自福星戲院於90年代尾結業後,西環一直都再沒有新戲院出現,現在高先電影院開業,對該區居民來說是一大喜訊。加上近年有不少咖啡店和特色小店進駐該區,可以聚集人流,隨著戲院落成,更可望凝聚成一個文藝小區,「我希望帶給大家多一點另類的選擇,同時為這個社區增添文化氣息。」

偏愛另類電影

Winnie自言是典型的女性觀眾,喜歡看文藝片,相比娛樂性質重的電影,她更愛一些可引發思考、有訊息的電影。其實她的喜好,可從高先電影發行和投資的電影中略見一二!由《魔術男》、《狂舞派》到《一念無明》、《點五步》,還有去年大受歡迎的《金都》、《幻愛》等,這些都為高先電影塑造了支持本地、新導演及小眾電影的形象。被問到高先電影院會否只上映港產片或自家發行的電影,Winnie表示:「首要當然是支持本地電影!有好的商業片我們也會上,不過我一直覺得,純娛樂的電影,觀眾很容易可以找到,所以如果自己買片,一定會選擇更多小眾、另類的電影,例如一些關於社會議題、能令人對生命有反思的題材,可以為觀眾提供不同的選擇。我也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另類電影會有知音人。」

獨具慧眼 投資小眾電影 

她對小眾電影的眼光是毋庸置疑的,其中在2013年上映的《狂舞派》,便成為了高先電影的轉捩點。當年市道低迷,以跳舞為題材的電影在香港算是小眾,加上新導演、新演員,Winnie決定投資時,外界都不看好,但戲中一句對白「為了跳舞,你可以去到幾盡?」卻引起大眾共鳴,令電影成為熱話,最後突破千萬票房,也證明了她的眼光。另一齣教她印象難忘的電影,就是《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其實我當時沒有看過小說版本,只知道在網路上很受歡迎。有一天,編劇陳輝虹來找我,很想我開拍《紅VAN》電影,而且想由黃又南出演男主角,我就與Shine的經理人商討。另外,我們都屬意邀請陳果擔任導演,但由於這齣戲是以小說改編,而我心知陳果甚少會拍別人寫的戲,心想必定要花點唇舌游說他,怎料當他看過故事後很喜歡,還一口答應!最後電影也成為另一個迴響,這也出乎我意料之外!」

早前社交平台上演了「游學修大戰蕭若元」,兩代人對電影業的前景展開了激烈的辯論。筆者很好奇,作為資深電影人的她,對於香港電影業的發展,以及年輕的電影人又有何看法?「我對前景當然十分樂觀!否則也不會在這時勢開電影院吧!其實我最喜歡與年輕人合作,他們不斷有新的想法,充滿創意,想法又很貼地,令我覺得要加快追上他們的步伐,一同進步。最近我也與時並進,下載了Clubhouse呢!」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是其中一齣令Winnie印象深刻的電影。

無可取代的電影院

要跟著世界走,網絡平台顯然是未來的大趨勢,然而,Winnie卻不認為串流平台可取代進入戲院看電影的模式,「串流平台可以是其中一個看電影的媒界,卻不能取代在電影院看電影這種模式。電影的每個畫面,所有聲效、配樂、美術……每一部分都經過精雕細琢,是很多人的心血作品,在電影院裡有高規格的設備如熒幕、音響,要有這些配套才能完整呈然電影的最佳效果,所以電影院是對電影人的尊重。而且看電影也講求氣氛,就跟演唱會一樣,在電影院裡,即使身旁坐著素未謀面的人,大家一邊看電影,一邊同笑、同哭,甚至『一齊驚』,坐在電腦前絕對不能感受到這種氣氛!」

坐落堅尼地城的高先電影院,是自90年代尾福星戲院結束後首間落成的電影院。

TEXT: JOYCE

PHOTO: NICK、網路圖片

專訪, 藝文創意, 藝文創意 - 其他

劉松仁 信仰讓我學會謙卑

劉松仁,一個你我都不會陌生的名字。入行將近50年,松哥是人所皆知的「老戲骨」,演活過多少經典角色,相信不需一一細數。近年我們久未於熒幕看見松哥的身影,皆因他正在進行一回前所未有的新嘗試。細問之下,才得知他毅然放棄4部片約,兩年來全心全意投入籌備即將公演的舞台劇《利瑪竇》。

窮一生都在演藝事業的路上追逐的松哥,驟然醒覺原來萬事冥冥中自有安排,是心中的信仰成就今天的他。是次相約訪談,松哥不單跟我們談戲劇,還談人生。

一切皆是「神」的旨意

首次擔任舞台劇編導兼策劃,松哥直言自己只是「白紙一張」,過往沒有相關經驗的他,自覺萬事起頭皆難。「做話劇已經難,這次還要做歌舞劇,就是難上加難。」全因相識60多年的神父真誠托付,讓松哥最後還是願意接受這份口中所說的苦差。「劇本應該怎麼寫,內容該包含什麼,以怎樣的形式表達,關於創作的一切真很難。但是當我執筆動手寫的時候,卻發現寫的過程並不難,我才頓時發覺,是有『他』在背後默默給予你靈感。」松哥口中的「他」,就是其心中信仰的「神」,這也是讓他決意全心投入該次舞台劇創作的原因,「我有意識覺得『他』要我做一些事。」

《利瑪竇》一劇的演繹形式多變,涉及的舞台道具也很多,目前劇組正在進行排練。

當演員沒有的得著

說是完全放下演出工作兩年,實際上松哥為了這齣劇,籌備了長達五年之多。「香港人個個都忙,我想至少我這個帶頭人不可以忙,才能發號令把人通通約齊。」一不做而不休,要做就要做最好,這是松哥對於工作一貫的宗旨。認真,自然就吃力,他也不諱言,笑說當導演真的很辛苦,也不好當。「在訓練班時,導師就跟我說:『你千萬不要做導演,做演員才是最舒服的。』我聽後,自然不理解,總覺得當演員也不容易。但是當你現在跳出演員的框架再擔任其他崗位,就會發現其實當演員真的很好,因為你只管做好一樣工作。但是當導演卻不同,任何事都是你的事。」話雖如此,卻眼見松哥分享時還是露出絲絲的滿足感。正如他說,「雖然辛苦,但是當導演的得著,的確是往日當演員從來沒有過的。」

愛笑的力量

不說不知道,眼前笑臉迎人的松哥,年輕時原來並不愛笑,還曾被貫以「憤怒青年」之名。「年輕時我行我素,從來不愛笑,也不愛理人,但我並非看不起人,單純只是覺得這樣『很有型』。」對著旁人如是,對著自己的母親亦如是。「以前待她總是『黑口黑面』,態度也不好,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自己的確太『衰格』。」對於笑的力量,松哥跟我們分享那時跟陳玉蓮合作拍劇,看見她總是笑容滿臉,整個劇組的氣氛都被她改變。「那次之後我才明白,原來笑的力量可以這麼大,可以該變一個人,甚至一個地方的能量。」自此之後,松哥也改變了不苟言笑的個性,變得更愛笑。

松哥跟《利瑪竇》的執行導演黃俊達合照,他很感恩能夠找到一位這麼出色及用心的小伙子與他一同協力完成這件「苦差」。

以往眼中只有「我」

松哥21歲便踏進演藝圈,做事認真要求亦高,戲言因為拍戲他已經「死過很多次」。「以前拍動作戲,親力親為,不靠替身,試過多次從高處跌下來,也安然無恙。劇組人員都說我命大,自己聽得多,確信自己是幸運,但從來不會感恩。」現在他因為母親的緣故,重拾信仰,與以往凡事一個「我」字當頭的他相比,更懂得謙卑。

「有位化妝師朋友跟我相識合作多年,某次問我覺不覺得自己運氣很好。那時我聽了,心想當然不是,背後『我』付出多少?這些還不是『我』自己努力的功勞嗎?」後來在一次的禱告中,聽見一把聲音質問自己時,才讓松哥醒覺,以往總是把「我」放得很大,很少感恩。現在的他知道運氣非必然。於他而言,信仰才是他最大的影響,是信仰讓他學會謙卑,謙卑讓他成為更好的人。

《利瑪竇》
故事大綱:
年輕的利瑪竇,為了傳教,渡海來陌生的東方國度中國,而迎接他的是因百般誤解而生的敵意。他勇敢地選擇了一條無人敢嘗試的路。他學習漢語,開放地了解中國文化,與不同人交往,用其豐富的學識及付出無比的心力和時間, 終搭建出中西文化融合的「利瑪竇規則」。
日期:2020年1月4至12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票價:$525、$425、$250及$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