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soon

北角無人商店結業 告別$2支樽裝水
創辦人:希望香港人捨得飲水!

2023-05-30

近年歐美、日本等地都相繼引入無人商店,就連香港國際機場也於月前開設了一間無人便利店,讓旅客可24小時選購包裝食品及紀念品。

不過,其實北角也有無人商店「北角士多」,專賣價格便宜的樽裝水,最高峰時更曾於銅鑼灣、北角兩區合共設有4間分店。惟近來香港經濟不景氣,加上跟內地通關後流動人口大增,令本身已存在的偷水問題更為猖獗。

在分店盜竊率大增3倍,難以維持經營成本的情況下,創辦人Joe也只好於今年3月底先後將城市花園14座及銅鑼灣道的分店結業,現只餘下港鐵炮台山站旁及電氣道的兩間分店勉強經營下去。

Joe無奈地表示,最初開店賣$2一支水,主要是想服務社區,令香港人「捨得飲水」,「無人店在疫情期間幫助了很多人,但奈何今天它已完成了歷史任務,大家就不再需要這份心意。」

已月3月底結業的城市花園14座分店,結業前礦物質水也只賣$2一支。

烈日當空 港人捨不得買水飲

創辦人Joe早於3年前於港鐵炮台山站旁開設了首間「北角士多」,主打平價樽裝水。小小的店位置並不起眼,人流也不算多,令人不禁好奇他把店選址於該處的原因。

原來,本身有宗教信仰的Joe,希望能在疫情期間為社區做點事,「炮台山站外有很多人等巴士,夏天三十幾度,烈日當空,但我發現即使大家等車等到汗流浹背,都捨不得走進附近的超市,花十五分鐘時間和約十元的價錢購買一支水。」於是,他決定於該處開設第一間無人店,店內不設店員,全以自助模式結帳,不設找續,希望在酷熱天氣下候車的市民,也能夠便利地買到一支水飲。加上在疫情期間,大家都不太願意跟陌生人接觸,無人店的出現就正好照顧到大家的需要,而「北角士多」也陸續增加了分店。

創辦人Joe表示,以無人商店形式經營「北角士多」,省下了人工,才能以$2至$3價錢賣一支水。
城市花園14座分店,於3月底結業前貼上了「不日結業」的大字報。

蝕足兩年 每日被偷百多支水

無人店開業初期,一支樽裝水定價$2,價錢較在附近超市和便利店買到的優惠得多。「我認為人應該活得有尊嚴,故我不想免費送水,希望大家是以消費者的身分買水,不是單純的被施捨。」亦因這個原因,Joe在開店時並沒有安裝到閉路電視,因他相信大部分人都會自律付款。

然而,社會總會存在貪心的人,開業頭一兩個月,Joe已要面對無人店每日被偷數十支水的問題。他坦言一開始亦覺得很心痛,「當然,我一路心痛,就一路問自己,是否應該安裝閉路電視呢?但同時我也想到自己開店的初心,就是想別人『捨得飲水』。我想,如果一個人連$2一支水都付不起的話,那他應該有很急切的需要。」

營運頭兩年,無人店每日平均都會被偷百多支水,月蝕數千元,但他在衡量過後,仍認為自己勉強能負擔得起虧本,「既然自己本身也有開士多,那就用另一邊賺到的錢來補貼吧。」幸好到了第三年,無人店在傳媒的報導下多了人認識,縱然每日被偷的支裝水數量維持不變,但真金白銀光顧的人亦增加了,炮台山站分店的生意亦終於今年初首次錄到5位數的盈餘。

無人店不設店員,全以自助模式結帳,不設找續。

不忍心把有需要的人置之不理

「對,這個社區是有賊,也有貪心的人,但是否就要把真正有需要的人置之不理?」 Joe透露,在這些年間,也曾經跟同事偷偷尾隨那些一次偷走多支水的人,看看他們偷水的原因,「原來他們是把水偷偷運去北角的一條天橋,分發給同樣在天橋上露宿的人。」後來,他也有和同事再到該處派發餅乾,希望能助他們解燃眉之急。「猶記得疫情期間,食環署轄下的飲水機都統統關閉,露宿者可以到哪裡飲水?我只希望大家有啖乾淨水飲,有塊餅乾可以食。」

後來政府禁晚市堂食,Joe留意到社區有人要依賴吃快餐店顧客吃剩的「二手薯條」充飢。於是,無人店由頭兩年只是賣水,也開始以優惠價賣包裝餅乾,「12包朱古力夾心餅都只是賣$5,希望可以讓有需要的人暫時『頂肚』。」社會裡確實有很多人,每天都為了生活掙扎求存。而能夠幫助他們,也是Joe一直堅持把無人店經營下去的原因。

位於港鐵炮台山站旁的分店。
Joe表示,電氣道分店生意其實不俗,不少街坊都會來買水。

盜竊率上升超過3倍 無奈結業離場

Joe表示,他知道有些網民說他「戇居」,甚至認為無人商店的營運模式終歸是不可行。「我覺得無人店模式在疫情期間其實是可行的。因為疫情時大家都被迫困在同一個空間,沒有外來人,經過的都是街坊街里,大家都要負社會責任,若被街坊見到你不付錢,會很『樣衰』的。」相反,於人流廣的社會,大家在不用面對街坊,而偷竊也未必會有後果的情況下,這種只靠大家自律的無人商店,就未必行得通。

就像香港跟內地通關後流動人口增加,加上近來本港的經濟環境也不景氣,無人店近月的盜竊率竟大幅上升了3倍有多!「無人店的盜竊率本來只有約7%,與一些超市5%的盜竊率比較,數字也尚算健康。不過,自從2月開始,盜竊率竟去到逾30%,是以倍數增長!」他直言,店員早前在城市花園14座分店點數硬幣時,更曾有賊人衝入店內搶劫,令他下定決心將分店關閉,「當那條街的經營環境變得如此惡劣時,我們可如何做下去?誰知道明天會否有賊人持刀行劫?」

除了支裝水,電氣道分店還會賣罐裝可樂、咖啡、烏龍茶和椰青水等飲品。
雖說是無人商店,但電氣道分店的店員每天都會在店內逗留個多小時,將貨品上架,而附近街坊便會趁機來購買罐裝飲品。

餘下兩店 做得一天得一天

城市花園14座及銅鑼灣道的「北角士多」,已於今年3月底結業。至於電氣道及港鐵炮台山站旁的分店,仍在艱苦經營當中,盼望能「做得一天得一天」。他表示,電氣道分店的生意其實不錯,故他亦希望能聘請員工,將分店從「無人」變成「有人」,轉換營運方式,「好希望自己有能力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但很可惜,這一刻無人商店的經營模式,還是需要告一段落。」

成本上漲,電氣道分店的支裝水價錢亦由$2.5悄悄漲價到$3。
近月,電氣道分店門面張貼的標語已由「告別無人店」(上圖)變為「撐住無人店」(下圖),希望大家以行動支持小店繼續經營下去。(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Text:Onyx
Photo:O.T.、網上圖片




    在分店盜竊率大增3倍,難以維持經營成本的情況下,無人商店「北角士多」的創辦人Joe也只好於今年3月底先後將城市花園14座及銅鑼灣道的分店結業,現只餘下港鐵炮台山站旁及電氣道的兩間分店勉強經營下去。他表示,最初開店賣$2一支水,主要是想服務社區,令香港人「捨得飲水」。

    相關文章